<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足跡 | 用行動帶農致富 用畫筆繪出祝福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10-01 14:27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二十五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我們邀請了密云區高嶺鎮石匣村黨支部書記宋寶君和職業畫家陳默,看他們如何用行動帶農致富,用畫筆繪出祝福。

      宋寶君:既要保水也要致富

      宋寶君是密云區高嶺鎮石匣村黨支部書記,南水北調后禁種退養,老百姓收入驟減,矛盾很大,他做好百姓勸導工作的同時,成立甘薯合作社,積極爭取政策,推動綠崗就業,帶領村民走上致富路。下面我們就來聽聽他的講述。

      宋寶君

      石匣過去是一個古鎮,1958年開始搬遷,一直到現在,歷經六十年了。這邊資源非常豐富,村里邊一共五百多人,有七千多畝地,每年的糧食產量是一千多萬斤。每年一到秋天的時候,上千萬斤的玉米,一入村,都跟黃金似的。因為庫區地肥,石匣這兒我代表北京市參加過測產,測出過噸量,農業部高產田是拿了一等獎,畝產都在一千五往上。按那時候來說,一畝地的產值就能達到小兩千來塊錢。養殖業也非常發達,因為有飼料。養牛多的一戶就有三百多頭肉牛,養羊的有六七百只羊,養肉雞的、蛋雞的也有一部分。

      當時村里面老百姓的生活的非常無憂,而且人均收入在高嶺鎮,甚至在全密云區里邊,也應該是名列前茅的。那養殖戶種地多的,一年好幾十萬的收入。

      到2014年,南水北調進京以后,為了首都這盆凈水,在155以下禁種,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退養,所有養殖業,也都退出去了。2015年開始,2016年退凈了,這時矛盾就起來了。等于是吃的挺好的挺香的一碗燉肉,從嘴里給你拽下去了。

      保水是政治責任,作為基層的村支部書記,咱能理解這事,但老百姓一時理解不了。有的村干部、黨員也理解不了,說為什么這個保水,就不讓我們吃不讓我們喝了呢?這一段是最難的,就像跟割肉一樣。

      我們也是挨戶做工作,首先從黨員干部開始帶頭,特別是有養殖業的,那是真不容易。黨員包戶,村干部把這個最難啃的,逐步去做工作。

      那時說什么的都有,“反正你們當干部的能過日子,我們老百姓吃不上喝不上?!蔽艺f我們也靠種地,也有損失,你種十畝地,我也種十畝地,都一樣。好多的村干部,甚至日子還不如你們過的呢。您們能有多余的時間在水邊多種點或者多搞點養殖,我們都搞不了。

      被嚷嚷幾句,罵幾句就罵幾句吧。今天挨罵了,沒事兒,不急,去下一戶。我不能跟他們吵,明天再繼續做工作。我專找這難啃的,像好做一點工作的,就兩委班子成員分戶。最難的,我帶著一個支委過去。我們帶個本帶個筆,跟他嘮家常,但往往說著說著就急了。

      這一塊大伙兒也受了不少委屈,但是,第一人家選咱們是信任咱們,第二,國家的政策我們是執行者,老百姓的工作還得要做通。第三個還得想出一條道,生闖出一條路來,的讓他們穩定了,有收入。

      既保水又富民,在堵與疏之間,光去堵了,沒有疏也不行。連著去幾次,就不罵你了。慢慢地跟他們以拉家常的方式,也不用講大道理,就從當時的條件下怎么生存下去聊天。

      我說咱們思想都是一樣的,我也能理解你們的想法,也有同感。作為密云,作為咱們村里面,也愿意讓你們種這個地,但是哪個是大局?還是水庫的水是大局。為保水,為大局,我們還要從長遠看。咱們得想出新的出路,逐步地把咱們的生活再趕上過去那樣。

      既保水又要富民,真正落實到咱們這兒咱們怎么干?那不能說等著天上掉餡兒餅,就坐在家里給你錢,那是不可能的。還得通過產業扶持,發展產業,才能重新再慢慢給捋回來這條路。

      第一從生產生活上向政府積極多爭取點政策,第二鼓勵年輕人能出去就出去,有一技之長的,像出租司機的都出去工作。還有一部分走不了的,上有老下有小,沒什么文化的,從40往上到65,這一年齡段的人,我說得了,跟我們種紅薯去吧。經濟收入這塊先穩定住了,讓他們有活兒干。

      那會兒我們高嶺鎮黨委還有政府,特別是我們這兩位主要領導又到區里面找農服中心、農委的領導,想辦法,穩住人心,找出路。

      既保水又要富民,宋寶君的壓力可想而知。等著天上掉餡兒餅肯定是癡心妄想,宋寶君琢磨著依靠發展綠色產業來增加農民收入。

      宋寶君

      2015年開始,以石匣村牽頭,以支部作為核心,成立了甘薯合作社。聯系個庫邊一級區的六個村,因為好地都在水庫里面,給圈下去了,都是山地了。山地旱,地還薄,一旱了長玉米長這么高就長不出來了,有的就秀穗了。

      為什么選擇在山地種甘薯呢,因為這的土質,還有晝夜溫差。甘薯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抗旱,起名叫“鐵桿莊稼”,只要給它栽活了,慢慢地再怎么旱它也挺過來了。

      我們這兒干旱最多的一次是將近快三個月了,從栽上這個紅薯,到八十天才見著雨。那天我還挺高興,一見著雨以后,紅薯長得快著呢。一旱時候,早上起來有點機靈,一到中午就不行了。那天下一場透雨,我挺高興,給我們現在農業農村局這個局長,原來他是農服中心的主任,張局我給打個電話。我說張局,給您報個喜,他說老宋,我知道的,保證下透雨了,我說是,這個產量咱們有保證了。

      這樣呢,最適合種的就是甘薯。我這個歲數小時候吃著這個紅薯長大的。開始老百姓不理解,說過去那紅薯不值錢,瞅著就夠,吃著它長大的。我說現在你看著了嗎,從各方面,從醫學角度,防癌、防三高,再加上咱們水庫一級區是這個生態涵養的地區,咱們不施肥、不施農藥。

      在咱們這個合作社里,有兩方面的收入,一是地的流轉,一畝地八百塊錢,這是一個土地經營性的收入。按照咱們這邊的自然條件,山地的一畝地收入,自己種都到不了八百。因為這一趕上旱,那就長不了了。

      老百姓從這個土地上這一塊收入有了,固定住了一個八百。再參加合作社的勞動,每天有一百塊錢的收入。通過這幾年的總結,在合作社里最多的能達到四萬來塊錢。

      通過甘薯合作社發展,讓他們能有事兒干,解決一部分人在家就業。再多爭取點好多的政策,像市里邊跟區里面,對我們一級區也有一定的政策,特別這二年,公益崗位,這不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來,不讓保護生態環境的人吃虧,我們也是積極地動員。綠崗就業,現在也有四十人左右,他們每個月每個人是一千五。他今天在他的班上,他可以那兒干去了,這幾天一倒班,他又上我合作社干去了,這就是互補。

      總而言之想盡一切辦法,增加他們的收入。一有了收入以后,逐步慢慢地把老百姓的情緒就穩定住了。情緒穩定了,社會也就穩定了,穩定以后咱們就能致富了。

      那會兒真是沒日沒夜的干,還得籌措資金。流轉土地得用錢,各方面的開支也得用錢,還得跑政策,建薯窖。剛開始種的時候也難著呢,跟過去傳統種植不一樣。開始那一、二年里頭,就沒掙著什么錢,儲存也沒過關?,F在是農學院的,還有中國農大的老師都請到田間地頭,親自授課。都是科學的種植,要密植,讓長順了,長好了,成商品薯,才能銷售得好。這幾年從田間管理上,從儲存的技術上,北京市農業局有一個甘薯創新團隊,也在幫助咱們把這點難關攻克。區農服中心給基礎設施建設上,就是薯窖的建設給予支持。這二年把這個儲存關還有種植關逐步地都掌握好了,產量上去了,紅薯的商品率也提高了。咱們的紅薯從品質上,質量上都是非常上乘的。密云水庫一級區的產品,不施化肥,不施農藥,產品是非常放心的。

      通過這幾年的努力,石匣甘薯品牌也闖出去了。在北京也占住了一席之地,好多回頭客。天安農業,是北京農業方面一個龍頭產業,我們是合作單位。我們生產好的產品,保證好的質量,他們再銷到北京消費者手里。跟我們密云有幾個電商,再加上有些這個深加工,像薯干,粉條,這都是在我們本地區,甚至在北京市場上也都打開了。

      現在甘薯這塊,要比過去傳統的農業,翻著倍的收入。過去是一斤玉米能買五斤紅薯,現在一斤紅薯能買五斤玉米,掉了個兒了。

      既然說這產業有可持續發展,領導也找過我,說老宋,再努把力,把咱們的面積再擴大一部分,能夠多帶動點就多帶動點。今年是第二年了,和這個古北口北甸子村合作。今年是北莊的東莊村有一百多畝,都簽了意向合同。還有東邵渠的界牌村,像我們高嶺也有兩個村,都發展了甘薯產業。通過產業的發展,把閑置的土地也利用起來了,把老百姓的積極性也帶動起來了。再逐步地提高點產品的質量,把它的深層次的加工這塊給升升級。

      從傳統的農業發展轉到這個綠色發展上,這是真正的能踐行習近平總書記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區里農服中心還有區農業農村局,還要把我們全區適合種甘薯的土地都要給它納入在產業發展里。我們領導計劃是讓咱們密云成為京北的甘薯集散地,因為咱這兒的品質非常好,這是咱們一個驕傲的地方。

      甘薯產業作為區里邊支持的農業主導產業,在一級區這兒,對我們農民增收致富起了關鍵性的作用。把老百姓這點心氣又給攏一塊了,我們的干群關系也又給整合起來了,更加增強了我們的保水的信心。尤其作為我這一代,是土生土長的石匣人,從我爺爺那一輩,我們家現在等于四代人了。前三代人拋家舍業,第四代人是保水、守水。

      隨著國家政策推進,有習近平總書記的兩山理論做這個支撐,特別是提出了“不讓保護生態環境的人吃虧”,我想我們密云水庫,密云的發展會應該更好,我們對這個保水更加有信心。

      “既要堵,更要疏”宋寶君為了保水這一政治責任,勸導百姓的同時,為百姓謀出路,成立甘薯合作社,目前,甘薯產業已經成為密云區重點發展的農業主導產業,為農民致富的同時,更增強了大家保水的信心。

      陳默:《育水情》畫出“密云情”

      因為喜歡密云的生態環境,職業畫家陳默定居密云十余年,參觀密云水庫展覽館時受到震撼,繪畫作品《育水情》采用青綠山水技法,呼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下面我來聽聽他的講述。

      我是2008年來的密云,因為家里離這個密云特別的近,我們那正好也是在這個潮河邊上,因為密云水庫的這個原因,所以被保護,對這塊從小印象就是比較深的。

      陳默

      來到密云以后,對密云的環境和人文都特別的喜歡。青山綠水,主要是自然風光,自然環境特別的好。特別適合寫生。像我們呆在這兒,如果今天心情比較好,就可能拿上東西就進山了,隨處找一個地兒就可以畫一天。適合我們畫畫兒的人在這兒生活。其實十多年了,感覺自己已經是密云人了。

      在密云水庫的周圍也畫過很多很多地兒,比如說這個不老屯、黑龍潭、還有白乙化,這些地兒我們都畫過。還有古北口。也畫過這個《大美密云》,然后在《大美密云》里面也畫過很多景點,都是這種非常美的。

      正好是畫完這個《大美密云》,里面也有一段是密云水庫,正好今年是密云水庫建成六十周年,那天也是去了看了一下密云水庫的博物館,感覺特別的震撼,對密云水庫又有更深的了解。以前可能就知道它是一個水庫,供北京市人民喝水,通過去看了這個過程,才知道,當年當地的人為了這盆水付出了太多太多。像一些拆遷的,因為這塊水,搬遷。還有付出好多勞動的人,幾十萬人在修建。心里感覺,我一定要畫一幅密云水庫。

      這幅畫主要畫的就是密云水庫,西邊是白河,東邊是潮河,蜿蜒地流向密云水庫,然后畫了一幅密云水庫的一個全景。有船,有居民,周圍的居民和打魚的漁船還有一些小山丘組成。還是比較喜歡它的生態,相對于我去過的一些城市,就是感覺密云太美了,空氣太好了。經常能看見藍天白云,就是因為這盆凈水。

      密云水庫的水,滋養了北京市幾代的人,也是密云人竭盡全力去保護的一盆凈水。它也是代表了密云的水文化。也特別榮幸,能在密云二中來畫這幅密云水庫,希望這些孩子們能記住這個密云水庫的美。

      作為一名職業畫家,利用自己的特長,繪畫特長來創作一幅密云水庫,也是想讓更多的人了解密云水庫,更熱愛密云水庫。

      《育水情》壁畫位于密云二中校園內,陳默希望能讓這里的孩子們記住密云水庫之美與護水之責。同時,也表達了她宣傳密云水庫精神的愿望和對密云人民的祝福。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