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足跡 | 鋪就富民路 當好帶頭人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10-06 14:33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二十七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為您講述的是兩位農民增收致富路上的“帶頭人”孔博和朱小軍。

      孔博:大學生回鄉創業帶動農戶致富

      首先我們來認識一下孔博,他今年34歲,是土生土長的密云人,作為北京密農人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回鄉創業的八年時間,他帶領團隊專注密云特色,搶抓機遇,打造綠色生態品牌“密農人家”,帶動密云周邊近500農戶戶均增收4000元,產業精準幫扶成果覆蓋密云區17個鎮。下面我們就一起來聽聽他的講述。

      孔博

      我自己是2012年初回到密云的,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過程,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做一點什么。第二來講就是有很多自身的原因。參加了這份工作之后,越來越感受到了密云這個農業,或者說密云這些百姓真正的需要。被農民需要,被不斷的更多的農民找到,然后去深層次的想去解決這些問題,想從可持續化的角度解決農業的問題。

      所以那時候來講,是自己在不斷破這個繭。因為密云是北京市首都最重要的生態涵養區,我們有水庫,就是更多來講去保生態,涵養水分,在歷史上來講,我們是有更大的政治責任在這兒,所以無論如何我們第一任務是去保水。

      我當時是做分析,第一從商業來講回到密云,做農業跟旅游業,是基于密云的保水文化,發展密云的生態品牌。從2011年那個時候來看,人們消費在升級。第二個來講就是,我不發怵跟農民打交道,因為我從小跟我媽媽去地里邊干活,去做小買賣,賣花生、賣葡萄等等,所以我也愿意跟人打交道。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說,我希望能幫助到別人。當時預期是每天通過賣菜,如果能賺出菜錢來,就是成功了,那時候可能社會責任感實際來講沒有那么高,所以壓力不大。就是如果說有壓力,可能就是心里邊那道坎兒,自己心里邊可能相對來講比較敏感。我去各家各戶收菜的時候,或者遇到熟人的時候,我覺得那時候是最難的。

      那個時候因為賣的也少,這個農戶就一斤油菜,可能他也不愿意給你,挺難的。所有的活都自己干,客服、運營、采購、司機,但是覺得挺有意思的,很新鮮。

      到2015年左右,就有一定知名度了,然后也有十幾個人了,銷售額也過千萬了,媒體也有報道。那么很多農民來找到我,但實際上卻解決不了那么多的農產品的銷路問題。我認為就是性格使然,還是有一定的社會責任感,所以就會陷入一個很糾結、很焦慮的一個狀態。這些焦慮的狀態,會讓我不斷地去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深層次原因,想怎么樣讓百姓更體面一些,更能夠增收一些,農產品能夠更好銷一些,更能夠實現優質優價。使老百姓的東西能夠生產出來真正符合市場化的需求。而且還基于密云這個所在區位的,或者京郊農業的這種特色,從而溢價,讓農民能夠真正體面地可以待價而沽,可持續地把這件事做下去。

      開始是比較懵懂的階段,就是農民有什么我們就賣什么,簡單的把農產品搬到網上去賣。從2015年之后就是市場需要什么,我們讓農民種什么。從2017年開始,到了第三個階段,我們去找品種,研發品種。其實核心東西在于種子上,但是我們在水源地,人工成本高,生態優勢好,這些東西放在全國的競爭上來講,有時候還是會被價格給沖擊下去。但是如果有自己的品種,科研實力,那么可以領先的時間更長一些。我們現在就要向上開花,向下扎根,做品種,做科學標準化種植,去引導農民怎么種得好,怎么種得高效,怎么種好的品種出來,怎么保持產品的標準化。

      我們團隊有74人,這些年北京市13萬戶家庭應該吃過我們的蔬菜,購買過我們的服務。我們有460多名農戶給我們種菜,大概有70多家合作社跟我們按照簽約生產。從原來的散收到現在種植蔬菜的面積有800多畝,平均每天是大概有1.2萬斤到2萬斤的蔬菜供應北京市區。從2012年到2016年,每年基本上保持200%的增速在增長,從70萬做到150萬,350萬到1000萬。

      我們公司有一個口號,叫“打動用戶、助力三農、成就自我”。我們以前這個口號叫做“為耕者謀利,為食者造?!?,但實際上那時候我沒有想明白。后來我想明白了,我們是希望能夠通過市場化的方式打動用戶,不是服務三農,是助力三農。

      我自己也認知到,我們這個團隊能夠活下來,第一趕上時代大背景,當時也是我們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看準了這種大健康消費升級的這一塊。第二就是依托密云這個品牌,就是生態涵養。所以我們無形有了一個在大樹底下好乘涼,有了這么好一個品牌。第三個就是我們一直在專注做產品和服務,我們一直在扎實去做好客戶第一,去做好產品跟服務。引進更好的品種,做更好的服務,做更優化的管理,讓每個人在我們的體系里面有一個好的成長平臺,能夠服務到消費者,能夠找到幫助到農民的樂趣。

      我自己作為一個密云人,三十四歲,見證了密云農業產業小小的一個發展。也親身經歷了,也微微推動助力了一點點。雖然不能實現致富,但是能夠多增收一點,能夠賣得更體面一點。這兩年實際壓力也越來越大,但是依然覺得很熱愛,更熱愛密云了,更理解密云了,也更熱愛自己的工作。

      如今,密農人家已擁有員工近70人,吸引30名大學生回鄉創業,與當地70多家農業合作社簽約定制種植生產,日均發貨量5至10噸,每日解決2000個家庭的食材需求??撞┱f,帶動更多鄉親們致富,是讓他的夢想實現和值得自豪的事情。下一步,孔博的民宿業務正在謀劃中,他說,密云現在的發展越來越好,助力農戶增收的同時,圓都市人一個鄉村夢,讓越來越多的人吃到密云地道的食材,體驗原汁原味的鄉村生活,讓密云的綠色生態名片越擦越亮。

      朱小軍:農民增收致富路上的“帶頭人”

      朱小軍,今年52歲,不老屯鎮大窩鋪村黨支部書記。五年來,他秉持“做給農民看,帶著群眾干,拿我做示范,風險自己擔”的原則,帶領大窩鋪村把林下經濟搞的紅紅火火?,F如今,村子越來越美,村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地處密云水庫一級區內的大窩鋪村探索出了一條適合水源地保護區發展的致富路。

      朱小軍

      2015年,從農業服務中心到鎮里邊,號召水庫一級圈里開始林下種植,就是探討性地種植黑木耳。這是農民脫貧致富的一個項目,自個兒掏一半,一畝地出八千。開始老百姓都是不愿意做,說這個能掙著錢嗎?還自己掏錢。我和我媳婦兒說咱們也出錢,做示范,帶動這個事去干。最初六戶人家開始種植,每戶五畝地。

      第一年做完,每戶掙個三四萬塊錢。我看這個還行,第二年又申請接著做。但我覺得這個東西不能光就這幾戶,我又弄成合作社式的,由集體來經營,讓村民去掙工資。在這兒就業每天給村民一百或者八十也好,在這兒掙著錢了,就提高了農民的生活水平。

      因為咱們都用的是地下水,種植這個需要大量的水。要沒補貼了,就沒人再種它了。因為就依靠著補貼掙點錢,要沒有補貼就掙不著錢?,F在包括東北、甘肅、內蒙那邊全都做這個黑木耳來脫貧。如果黑木耳供不應求了,它不市場價慢慢自然就低了,頭一年我種還賣三十塊錢一斤,現在賣二十多塊錢,它就不掙錢。

      要是沒補貼,咱們怎么辦?不能把這個就散了,得轉型。所以我在摸索這個事兒。后來,推廣站的站長上這兒來,我跟他聊天,我們倆叨咕著,咱們想想轍,搗鼓搗鼓別的,不能老是局限于黑木耳。

      去年跟市推廣站的老師,他們四畝地的赤松茸的菌,還有一畝地的竹蓀的菌,等于他們也在這兒做實驗。頭一年做,也不大會就沒出什么。

      后來我就跟人家多方打聽從哪兒買的菌種,我還上山東德州去了一趟,看看人家咋做的,跟人家聊聊。他們說這個效益還是可以,管理也很粗放,還省水,我就說回去弄弄。

      到秋天,我記得是9月10號進的地,我又種了五畝地的赤松茸,但秸稈了,就那點秸稈。等到完了秋,把這新秸稈下了,我又種了十畝地,市推廣站吳老師還跟我說,你這家伙膽不小啊,你敢種這么多,都沒實驗成功呢你就敢種?我說試試吧,你要不種老是成功不了,要容人家種成功了,咱們落后了。

      咱們種這個赤松茸需要玉米秸跟玉米糊,還有樹枝子粉碎了就是木屑這種材料。秸稈要直接還田,要是深耕能翻下去,它牽涉到一個病蟲害的問題。要是就撓一下吧,它就在浮頭,還撓不下去,也撓不那么爛,所以老百姓不愛干。

      我跟鎮里面是這么說的,全鎮子的秸稈全都收集起來,拉到我這來,我能解決防火的問題。這也不用燒,把防火問題全解決了。我估摸去年收了有六百噸多,一畝地用玉米秸就種赤松茸十噸。

      不是光這個玉米秸、雜草,包括這個栗子皮,整個給擱一塊,去種赤松茸了。廢物全都給用上了,木耳那個廢棄的菌棒,全都脫袋,脫完袋粉碎了,跟這個玉米秸一塊摻著,把這兩樣是全給解決了。

      我記得是9月10號種的,是4月30號出的赤松茸。一直出到6月底,一畝地出了4500斤,這個算少的。因為咱那個原材料,還是相對的少。我估計今年一畝地也得達到五千斤以上,因為這個料配比得好了。

      這個相對來說還節水,咱們木耳一畝地至少得一百噸水,咱們那個20%到30%,一畝地二十噸水,我估計差不多了就。它不但節水,解決了防火,還把廢棄的東西全都用上了。

      還有一個好處是這跟秸稈直接還田就不一樣了,它經過發酵過的,蘑菇出完了,就把秸稈整個爛在地里邊了。就等于秸稈正經八百又還田再利用了,所以前陣子財政局也要全區推廣這個事。

      現在菌種用的是福建的,在技術上也幫咱們,按照視頻的指導去做。但是視頻上說加點雞鴨糞、牛糞,菇產量高,還要好。我說您那邊沒準兒適合,但是擱這邊,牽涉到保水的問題,就不能把這個東西加進去,所以說我們就一點兒都沒加,就是木屑、玉米芯、秸稈,今年就加個栗子殼。

      效益我覺得還可以,比木耳要強?,F在咱們就賣八到十塊,要出到五千斤,應該能出三千斤好菇,三千斤好菇就賣兩萬多塊錢。還有一部分去晾干的,現在咱們是賣一百塊錢一斤干品,基本上二十斤出一斤干,還能出點錢不是。一畝地要弄好了,應該在三萬左右。

      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發展方向,咱們主要一是批發,二是直接對準老百姓嘛,直接到戶。所以說銷路還是沒大問題。密云區農行在幫扶咱們,就是結對子幫扶。今年農行又在給咱們直播宣傳,也幫扶著咱們去賣這個東西。

      現在松茸正在做品牌,做logo,再準備開個網店?,F在都是俺們這個兩委的干部,來回都兼著。上午自個兒手頭有點村里這邊活兒,下午發快遞,都跟著裝箱去。不光是發快遞,還通過朋友圈去宣傳。

      有時候他們也抱怨,這事真累。這東西確實累,我原先是一百六十二三斤,現在我就剩一百五十斤了,瘦十斤。早晨我五點鐘起來就跟著摘蘑菇去,八點鐘回去吃口飯,完了就再干別的去。還得琢磨這個東西咋給賣出去,因為主要是靠賣鮮品?,F在鮮品賣十塊,二十斤鮮品,就賣兩百塊。要做成干,二十斤晾一斤干,賣一百塊錢。

      我說干這個吧,要不干,老百姓可不就是受窮嘛,咱們是累點,但多搗鼓點,賣點這個賣點那個,掙回點錢來,可以帶著整個老百姓發點福利。咱們干村干部,得帶著老百姓往好的一面去。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千千萬萬的朱小軍、孔博正在以實際行動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給建設和守護密云水庫的鄉親們回信重要指示精神,再接再厲,善作善成,讓綠水青山成為農民增收的“聚寶盆”。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