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東道主兩代三口建水庫 外鄉人工地協調保進度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13 17:48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六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劉桂芹、李新,聽他們講述東道主兩代三口建水庫,外鄉人工地協調保進度的故事。

      穆桂英隊隊長劉桂芹一家三口建水庫

      建設密云水庫時有一支隊伍威震八方,那就是穆桂英隊,今天為您講述的正是這支隊伍的隊長劉桂芹。60年過去了,提起當年的往事,老人家拉開了話匣子。

      劉桂芹

      我們聽說要修密云水庫,想著修密云水庫肯定為的是全國老百姓。我那會在村里是團支部書記。隊長說你去吧,到那干得了嗎?我說我去試試。他說那你試試別半途而廢回來,我說我既然去就不回來,你放心。

      我們是1958年的舊歷八月十三去的。去的時候有從家里拿鐵锨,拿鎬的,我們去啥也沒拿,就拿一個被子,一個小褥子。那會哪有炕啊,地下挖成坑,鋪上點草簾子,鋪一個小褥子。我們說,那我們也干,干完了這個大家伙都受益。我們那邊是山區,他們說咱們得不著利益,我說有能得著的。

      去的時候到的黃各莊打隧洞,都打通了以后,轉到北白巖。到北白巖更苦了,背大筐,裝滿就得一百斤。我去了以后,人家都說扛大筐沒有草袋子不能扛,我說有比咱們個兒小的,先緊著她們使吧。后來就是抬,到北白巖也是,有扛有小推車。

      密云的人沒有會推車的,都是昌黎薊縣的人推車,我們穆桂英隊也要求著要推車。但我們都沒有推過車,我們就開始學??盏哪芡屏?,上頭擱一塊大石頭,之后再往上疊加,最后我能推三百斤。我現在能倒拉車,都是當時在那邊學的。當時最多的時候放了四個筐。第一個筐不超過三十斤,第二個不超過五十斤,第三個就是多半一筐,差點不滿,到第四個筐,那真是滿滿尖尖一筐。那四個筐就二百多斤。小個兒根本就抬不上去,都是得大個兒抬。沒有機械化,全是人工。

      我去的時候也比較年輕,才十八周歲。主任說,你當婦女隊隊長吧。我說我這么小歲數,人家都比我還大。后來連長說,你干吧,試試吧。我心想這有什么不好干的,不就是領著干活,多干點,積極著點,都是為了修建密云水庫,讓老百姓受益。

      有的人說密云水庫修好了以后,山區受不著益,我說咱們還能看到人家受益,就為國家做點貢獻。后來因為我工作特別積極,發展為預備黨員??吹絼e人會的我不會,我就反復練,我不能在人家后頭,單位里領導老說這孩子還真行。

      我們老頭叫楊榮生,我們倆是一天去的密云水庫。他們那陣兒打風鉆,都是用肩膀頭扛著打,沒有機械,下了班都不認出誰是誰,全是灰土。那會雖然苦,但也不是我一個人苦,共同的看法,都是國家的政策。我們到1961年就返回來了,他們風鉆隊打風鉆的留下了,他就一直在那干。我兒子接他爸爸的班。他當時是焊工,去了幾年,從二層上掉下來,掉下來以后就不干那行了。有時候看看庫房,領領東西,發料,后來兼著一份水暖工。我們一家三口,為密云水庫不管做多少貢獻,都應該的,我就是這么認為。

      “我們是應該的,我就是這么認為”,樸實的話語里滲透出剛毅和無私。劉桂芹一家三口為水庫建設做出了貢獻,我們不能忘記他們的功勞,向他們致敬。

      李新:建大壩“如狼似虎”  憶往事懷念一生

      作為一個外鄉人,1958年8月,李新來到密云水庫支援建設,擔任現場指揮劉正舟同志的秘書。當年工人們搶進度、建大壩、除滲水的勞動場面他記憶猶新,下面我們就來聽聽李新回憶當年的激情歲月。

      李新

      1958年,組織上決定調我去密云水庫。我在1958年的8月份來到密云水庫報到,那個時候人員還沒有來齊,后來干部就陸續報到了,我們的工作是給各位領導做秘書。水庫的工人大約共來了二十幾萬人,包括北京地區的,還有河北地區的。然后就開始了大壩的清基工作。清基工作基本完成以后,就要進行壩體的建筑了。這座壩是砂石壩,要從下游很遠的地方把砂石運輸到白河這個河道來,再填埋。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機械,完全靠人工,好一點條件的有雙輪車,大部分是獨輪車。壩體逐漸變高以后,一個人推車就難以上壩了。這時候就要兩個人,前面有一個人拿著繩子做牽引。當時這工作量很大,而且又耗費人力。后來這個大伙房水庫修建完了,給了密云一批機械,其中包括了皮帶運輸機,然后又鋪設了鐵軌。從料場往壩前運輸的工具就從人工推車改成了機械化,用火車來運載了。大體的工作程序就是從壩下游把砂石料裝車,運到壩前,因為壩前安裝了皮帶運輸機,就不用讓工人拉車爬坡了,這時候就大大提高了工效。

      建水庫大壩,保質量是第一位,為了保證大壩結實,用機械對運來的土石進行碾壓,一層層、一遍遍,大壩慢慢長高。

      大壩的第二個工程就是要碾壓,因為運來的砂石料是比較松散的,當時就用有軌的軌道,有履帶的拖拉機來碾壓它,讓它能夠密度增大。每上一層料,質檢員要做一次質量檢查,在一定范圍之內取一些樣,回到實驗室測量它的夯實度,合格了就可以再鋪一層料,再繼續碾壓。這個壩就這樣一層一層的起來了。到了1959年的時候,壩高已經有一定程度了,能夠起到攔洪的作用了,但是1959年來了一場大雨,山下的洪水猛增,洪水期間防汛工作領導相當的注意,在此期間,跟北京市協調,把北京電報局的好多工作人員調來,在上游設立了若干個水文站。假如說這個河是從承德來的,那么承德就設一個水文站,然后下游到一個階段再設一個水文站。那么這些水文站遇到下雨了,報當地的徑流。第二個水文站也報他當地的徑流,各地的徑流加起來,那么出了一個數字,要到壩前的水流徑流多大。水要太大的話,現場就得采取指揮。這時候壩還沒有達到一定的高度,工人就不分晝夜地搶工程。水漲一點,壩就長高一點。壩的整個的面積比較大,這時候就臨水面做了一條比較窄的壩。原來壩面建設假設一百米,汛期期間,就舍棄一半,或者是舍棄三分之二,就做迎水面的壩體,水漲一點,壩體長高了。當水庫基本壩高建成以后,能夠蓄水了,又出現新的問題。壩底下滲水,而且滲水滲得很厲害。這時候清華大學張光斗為首的這些同志,和水利部的同志就研究怎么能夠使這個壩底下不滲水。后來經過大家的研究,就決定調烏卡斯來鑿壩前,把它打一個深洞,大體得四十幾米,然后回灌水泥。水面以上的壩體是砂石壩,實際在這個水面下打了一道洋灰墻。因為它打一個孔是一個孔,都連接起來,灌上水泥以后成了一個洋灰墻,壩底下就不再滲水了。

      工地上,工人們奮勇爭先、敢拼敢干,個個都是主角。而作為領導秘書的李新要協調相關部門處理問題,有序推進工程建設,這些同樣是水庫建設的重要環節。

      當時我給劉正舟同志做秘書。他是現場的指揮,現場指揮部總體計劃是由總指揮部制定完了,下面做一個執行單位。幾乎每天要召集各個支隊開現場會,現場會要做記錄,然后要把記錄整理出來做紀要。另外要協調各個部門,因為壩上的工作有送料的、有運輸的、有檢驗的、有碾壓的。各個部門協作有時候出現問題,要由現場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協調,大的問題就由指揮出面了,個別的問題,因為秘書和各個部門都有聯系,也都比較熟悉,就出面去協調。他要出去下到各個支隊去做調查研究,我們要跟隨他去。當時工作也是比較緊張,二十幾萬人一個工地,而且那么多部門要協作,尤其機械化以后,有拖拉機碾壓,還有皮帶機的運輸,有火車要走,這個工作部門之間的協作就比原來只是工人推車要復雜得多了。后來有幾次我回到密云水庫去看望,一直把這一段艱苦奮斗的記憶牢牢記在心里。在工作當中、在戰斗中建立的友誼,這種情感使我非常的懷念。所以也一次一次的回水庫,去看望。這張照片是我離開水庫以后,我去看望他,這時候我頭發已經都白了。一個城市能存在,水是至關重要的。有了密云水庫,解決了北京水的問題。這不僅僅造福這一代人,而且使我們城市的發展、使我們千千萬萬在這個城市存在的人有了最根本的保證。所以我就講,去建設密云水庫,在我一生當中是值得懷念、值得紀念的一件事,也是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所以我一直懷念這個地方。

      聽完李新老人的講述,油然而生一種敬意,他忘不了在水庫奮斗的歲月,他說很懷念這個地方。其實,這里的人們更應該懷念像李新這樣的水庫建設者,是你們手推肩扛以忘我的精神建設了密云水庫,我們希望你們能?;貋砜纯?。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