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兩位水庫工地“拼命三郎”的故事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14 08:59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七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康克良、劉子明,聽他們兩位講述水庫工地“拼命三郎”的故事。

      建水庫痛失兩子 不退縮隧洞拼搏

      這位老人叫康克良,第一個孩子剛出生,他就去水庫支援建設,期間兩個孩子因老家醫療條件不好夭折,面對如此沉重打擊,他沒有退縮,依然戰斗在水庫建設一線,在工地上奏響了無悔的青春樂章。

      康克良

      那時候我在政府辦公室管來信來訪工作,8月30號告訴我9月1號去修密云水庫,此時我的頭一個孩子剛出生。

      修建密云水庫,密云是東道主,密石古三鎮修鞋的、理發的、照相的,各種服務行業全到了??h城里面銀行、郵局也都跑這兒設點來,就為修建水庫的20萬人服務。

      我到黃各莊報到以后在辦公室工作。那邊干仨月隧洞又搬到白河來,白河隧洞也是密云支隊打的。密云支隊是山區群眾組成的,跟石頭打交道有經驗,開山放炮,鑿個石,石碾子、石磨這都行。

      到白河又干了一年半。那時候風鉆連,爆破班等各組分工詳細。打風鉆,一個風鉆60斤,辛苦可想而知。我們屬于秘書科,科長都在工地前線鉆洞子。那時候我值班在工地勞動,推兩道軌上拉石砟子的斗車,手套一摘一層皮肉就掉下來,現在還能看出來疤痕。

      苦不苦累不累,那時候都那么干,自己覺得也沒什么。我這一輩子基本就是服從領導聽指揮,叫我干啥干啥。因為醫療條件不好,家里兩個男孩1958、1959年死在老家了。那時候可不就是工作第一。個人服從集體,小家服從大家。

      痛失兩子,對于任何人都是難以承受的痛苦,而康克良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個人服從集體,小家服從大家,”著實令人敬佩。忘記痛苦,他又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康克良

      那時候水老漲,我們的口號就是“水漲一尺,壩高一丈”。1959年攔洪高程143,這143要都是沙石料也不行,必須得有黃土防滲。黃土多少?3米寬,都是羊角碾碾壓。還有黏土斜墻,迎水面黏土3米,后來要都按3米做,它水漲咱們漲不過它呀。后來減半,就是6米斜墻變成3米。這水還漲,最后就3夯。所謂3夯,1夯不到一米,那就是為了擋水,就是搶時間的意思。那時候專家為了思考應對辦法,全睡不著覺,吃不下飯。

      最后用廊道導流,大壩底下弄一個跟房子差不多少,但是梯形的用混凝土澆鑄的。等到把閘門提起來往里一放水,那砰砰響,就擔心垮。

      那時候周總理在廬山開會,打電話老問攔洪情況,總怕水庫大壩出問題。最嚴重的時刻,總理調兵,從柴溝堡調來倆部隊修水庫?,F場幾個領導商量,凡是不夠160的都填高,頂壩擋水使。

      之后修一條引水渠,一直到調節池南邊,就順著河道流下去了。那時候既有智慧也苦干,發揚艱苦奮斗精神。修建工棚,都挖半地下,把土填起來培高了當窗戶使,兩邊挖成土臺子當炕,左邊兩米右邊兩米,中間一米五左右通道,一進口就下臺階,這兒一大爐子,這么樣是四五十個人。沒有煙囪,從來也沒受熏,更沒有煤氣中毒,四面透風。所謂的炕就是土臺子,上面鋪點草,自己的被褥,棉衣裳往身上一蓋。密云水庫最低的時候,夜間得有零下25度。

      那時候有一個好就是修水庫能吃得飽,一個團一個伙房,有管理人員,有伙食標準。1958-1960年三年困難時期,一天2斤一月60斤糧食,棒子面窩頭,一個禮拜能吃一回饅頭,吃一回油餅。

      待遇條件對于民工來說就是那點伙食費,開始時候,民工公助,回家,生產隊計工分,工地給3毛5伙食費就是管吃,什么鞋底、郵票都沒考慮進去??偫韥砹艘院蟀堰@個問題考慮進去了,3毛5變成7毛。一天5毛錢伙食,2毛錢鞋底費。毛主席說堅決糾正一平二調,后來又補5毛,一塊二的標準就是普通壯工標準了。

      這就是康克良老人的講述,直到此刻我內心依然不能平靜,對他當年失去兩個孩子感到惋惜和痛心。也許他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和丈夫,但他絕對是個優秀的水庫建設者,他舍小家為大家的精神,值得我們永遠銘記。

      “小勇士突擊隊”里顯身手

      15歲,本來還是個孩子,可劉子明這個年齡便加入了密云水庫建設大軍,雖然年齡小,可干起活來絕對有模有樣,學習推車、大壩打硪、工地爆破等等,他全都精通,為密云水庫的建設貢獻了自己的力量,下面我們就來聽聽劉子明講述當年工地上的往事。

      劉子明

      在我的印象里,9月份就有一批人到密云水庫來了。他們來打前站的,負責建窩棚之類的工作。我是那年11月初收完白菜才來的。我們海淀支隊就在穆家峪村東邊一條山溝里工作,溝口就是支隊的辦公區。下面有三個團,永豐鄉一個團,東升、清河那邊單是一個團,四季青和玉淵潭是第三團。

      一個團里面,也有老中青,我是最小的十五歲。我們這一幫年紀小的組成了“小勇士突擊隊”。

      我們主要的任務就是修大壩的土方。那會兒每天爬起來就往那跑。我當時剛來的時候,小推車都推不了,一推就倒。老職工告訴我,推小車不用學,身子不擺屁股搖。學會了這一個口訣,后來上黃各莊推黃土,我就能跟著跑了。

      大壩它是一層一層的,比如說一層30多公分,鋪完了,后邊就是打硪的了。一個鐵餅子,九個人拉起來,大伙兒聽著號子,往起一拉,拉起來差不多得夠頂棚高,然后猛地往地上一砸,砸完就瓷實了。然后上邊才能再進行第二層。這大壩這么高,基本上都是三十多公分一層,有時候一天能完成兩層、三層。就這么慢慢堆起來的。

      打過硪了,后邊還得刨毛,刨毛就是你打的太平,和上層結合就不好,還得拿專用工具把它扦起來,就這么一層一層的。

      那時候沒有機械化。好像是8月份,弄了一臺皮帶運輸機。后來大壩修的快夠高的時候,有了壓路機,就不用打硪了。

      除了推車和打硪,劉子明還干過爆破,這活計可非同小可,不但需要精細還需要膽量。

      劉子明

      我也在爆破班待過。冬天,那凍土層相當厚,拿釬子、用大錘把土砸活。用安一個長把的飯勺子鑿一個一米多深的炮眼。等這凍土層過去了,拿釬子攪動,再用勺子就能搲上來。這底下還要掏一個肚,差不多一般的就是三斤到五斤,把黑藥裝里面。然后把雷管安好,再拿黃土把它填平,這就算完成任務了。

      然后就準備點炮了,點炮由專人負責。他會拿釬子把炮眼都劃一道,把它們連起來。負責點五個炮,就看好這五個,嘴里叼兩顆煙,點了一個再點另一個,點完了撒腿就跑。

      崩完之后,大家就搶土方往大壩上運。崩完一批,就能干一天多。然后第二天來還是這個流程。

      現在有時候見到熟人一塊聊天問當時怎么想的。天天在那就玩命工作,誰都不服誰,今天你要說你推上5方土去,我就得想辦法推上6方,互相比著干。把榮譽看得比錢都要貴。到這兒來干活,誰也不能落下誰。甭管說累的跟死狗似的,第二天一說,集合了,噌家伙就起來了。我們的小勇士突擊隊里,有一個當天沒完成任務,晚上總結的時候點名沒表揚他,他回來就跑一邊哭了。這我親眼所見的。

      前期有一段時間,天天吃白薯,因為糧食運不進來。大伙兒有點意見,吃白薯不提精神,工作沒有力氣。領導也都理解,說,咱們從明天開始不吃白薯了,咱們改吃死面的窩頭啦。這窩頭一直吃到撤回去。春節慰問的時候,能夠改個樣。剩下的就窩頭咸菜。那咸菜都是跟鞋底子似的,從那車上抓一塊。拿一個窩頭,就干活去了。沒有站這兒埋怨的,沒有那么些事,給什么吃什么。這是這一代人的脾氣。

      當時我的感覺就是,只要是領導說的,大家一定是玩兒命去干。咱們這些近郊農村的農民,解放前解放初也是挺苦的,家里生活都不富裕。成立了互助組、合作社,一直到吃食堂,農民的生活水平是逐步的在提高,所以農民對國家的事,上級布置的事都是非常認真的。

      曾經的勇猛少年,如今已是白發老人?;厥淄?,劉子明有太多的自豪和激動。忘不了工地上你追我趕比拼成績,忘不了大壩見高群情激奮。那些拼搏歲月,培養了他艱苦奮斗的精神和永不服輸的品格,時至今日,這樣的精神和品格依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激勵人們在各個領域真抓實干勇創佳績。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