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工程專家陶景良解讀密云水庫工藝細節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21 08:36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九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陶景良,讓我們聽聽他講述當年修建密云水庫時的工藝細節。

      陶景良作為一名水利專業建設者,他和同事們潛心研究,解決大壩防滲,其中在建設槽孔型混凝土防滲墻時,創造了“主孔鉆進,副孔劈打”的造孔工藝。一直以來,他真切感受到大家在水庫建設過程中嚴格把控、精益求精,保證工程質量的嚴謹工作態度,這是建設密云水庫的精神財富。下面我們就來聽聽陶景良的講述。

      白河主壩44米覆蓋層進行防滲處理,是密云水庫頭號“攔路虎”。密云水庫建設總指揮成立基礎處理研究小組,任務就是建成槽孔型的混凝土防滲墻。96臺鉆機一字排開進行施工,非常雄偉壯觀。到1960年的5月底,全線完工。

      陶景良

      我是1957年學校畢業,1958年7月份,我們遵照水電部的命令,支援十三陵水庫建設的原班人馬,參加密云水庫建設。白河主壩是最主要的一個建筑物,可是白河主壩有一個大難題,就是覆蓋層厚44米,滲透系數能達到300到800米,就是每一個晝夜地下水可以流300米到800米,強透水層,而且又深。

      當時咱們國家修水利工程,傳統的辦法就是大開挖,挖到基巖,修黏土的或者混凝土的截水墻,也就是打地下大壩。但是這里不行啊,地下水那么豐富,又那么深,你開多大的塘啊得?另外試驗著挖過,挖十米深那個水就抽不凈了,整個滿白河的水都往這兒涌。因此大開挖的辦法是死路一條。那怎么辦呢?就想著那修鋪蓋吧,鋪蓋是什么呢?就是在大壩斜墻的前面再往前延伸,十米厚的黏土鋪到水庫里去。鋪多長呢?得鋪一千米,甚至于兩千米,這樣讓這個水滲過來的時候,從鋪蓋下邊滲過來,保護大壩的安全,只能保護大壩的安全。但是水庫修起來以后,這么強的透水層,是一個漏庫啊,沒法兒蓄水啊,也被否定了。

      因此白河主壩44米深的砂卵石覆蓋層,怎么來進行防滲處理,就成了密云水庫頭號的攔路虎。

      再大的困難也壓不倒堅強勇敢的水庫建設者,同志們開拓創新、努力拼搏,全力以赴投入到解決水庫大壩防滲工作中。

      陶景良

      這時候恰好咱們水利部水電部赴西歐水利考察組,張光斗教授也去了,那時候他負責設計密云水庫。他帶回來兩頁紙的廣告式的,國外叫地下連續墻,后來叫混凝土防滲墻,現在咱們國家也叫地下連續墻了。

      就兩頁紙,怎么建成的,什么造孔機具,怎么澆混凝土,都沒有,就像咱們參觀展覽會一樣,展臺給你發一個彩色印的兩頁紙。這時候密云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就果斷決定,要在青島月子口水庫,樁柱型混凝土防滲墻的基礎上,和國家地下連續墻的基礎上,成立基礎處理研究小組,任務就是研究槽孔型,要建成槽孔型的混凝土防滲墻。我有幸參加了這個研究小組,還從北京,水電部北京設計院,北京建筑工程設計院,北京市政工程設計院,市政工程大隊,北京礦業學院,清華大學,當時是密云水庫有需要,各單位就得調人來。還從建工部勘察院調了兩臺烏卡斯沖擊鉆。加上兩臺鉆機的鉆工,加上他那個隊長,半個月,基礎處理研究小組成立起來了,四十多人,那時候效率多高。

      高效率成立了研究小組,但怎么才能造出槽型孔呢?專家們試驗、實踐,再實驗、再實踐,終于取得成功。

      陶景良

      我在造孔工藝組,怎么造出來槽型孔啊,想不出辦法來。結果就讓我們調查研究,到凡是北京有烏卡斯鉆機的單位就去找那個老工程師、老師傅座談。我當時到了地質部,還到了北京打井隊。老工程師老師傅就給我們出主意,你就平行槽孔鋪上輕軌,然后再搞一個大的平車,那個轱轆馬不是輕軌上邊嗎,再把這個平車放到這個轱轆馬上,然后鉆機再放到這個平車上。鉆機平行槽型孔可以移動,想在哪個地方打槽型孔,就打哪個地方。我們回來以后就按這個進行實驗,成功了。而且還創造了主孔鉆進,副孔劈打的造孔工藝,大大地加快了造孔進度。

      造孔工藝這一關一過,還得澆混凝土呢,造孔只是手段,澆混凝土形成防滲墻才是目的,咱們這是槽型孔,因此就要先做實驗,多大的坍落度的混凝土能夠流多大,也就是一個槽型孔要布置多少個直升導管。結果呢,經過多少實驗,一個槽孔布置兩根導管。一開始我們就用2毫米厚的鋼板,就是密云水庫修配廠自己卷,卷成這個25厘米內徑的導管,兩邊加上法蘭盤,兩米長一截,下到孔里面。第一個孔一澆,管爆了,太薄了,混凝土的沖力就把焊的那個地方給爆開了。經過這個沖力的計算,改成4毫米厚。但是密云水庫的修配廠沒有那么厚的卷板機,就讓北京市大的工廠,給咱們卷,很快就加工回來了。用這個導管澆混凝土,就澆成了。

      這樣基礎處理研究小組就在防滲墻的設計軸線上打成了三段槽孔,兩個一期孔,一個二期孔。怎么叫兩個一期孔,一個二期孔呢?一個5米長的,間隔3.4米,再一個5米長的,然后再套打一鉆,把這個已經澆好的混凝土套打一鉆,又形成一個5米長的二期槽孔。而且還要掌握好這個混凝土的凝結的時間,早打不行,早打那個混凝土坍掉了。晚打呢,一個是打得慢,再一個把已經澆的混凝土有可能震壞,因此這個時間的控制也經過研究,多長時間開鉆,必須在多少時候給它打完。

      這都是基礎處理研究小組攻關,當時好多難題呢。經過水電部派專家組來驗收,檢查質量,檢查質量怎么檢查?在已經澆的混凝土上面打鉆,取出來巖心,試驗這個混凝土的抗壓強度,抗滲標號,另外還要打出來,你這個混凝土一直打到巖石,這里面有沒有泥漿夾層,有沒有這個軟弱夾層,打的結果,質量非常好,通過驗收。

      槽型孔打出來了,大家都非常高興,可下一步的問題又來了,一旦大規模施工,需要制定精準的技術規程規范,另外施工過程中需要大批懂技術的人員現場操作,哪來那么多懂技術的人呢?

      陶景良

      1958年到1959年是基礎處理研究,在我們即將實驗成功的時候,密云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就下文了,下邊成立一個基礎處理指揮部,準備大規模施工。調了一個專家型的領導,叫陳賡儀,調來當密云水庫副總指揮兼基礎處理指揮部指揮。因為這個基礎處理是個科技含量比較高的工程,你調一個專家型領導來,這是上級的英明決策。事實也證明了,陳賡儀同志非常稱職,鉆研的很透徹。為什么呢?當時雖然說我們三個槽型孔打出來了,但是規程規范沒有,你干這個工作,大規模施工以后,現在我們是兩臺鉆機,到時候近百臺鉆機,都得按一個干法干,這就急需把技術規程規范給它總結出來。這是一個陳賡儀面臨的艱難任務。包括泥漿固壁,泥漿是不能有,不能有沉淀的呀。黏土顆粒懸浮在水里面才叫泥漿,往那一放,上邊是清水了,下邊是黏土,這就不叫泥漿。因此這個泥漿怎么配制,怎么實驗,混凝土怎么配制,怎么實驗,這些技術工程規范。

      同時他面臨的更困難的一個任務,當時要從密云水庫的農民民工里面抽調年輕人來當技工,來當鉆工,當澆混凝土的混凝土工,攪拌泥漿的泥漿工。先抽初中文化的,不夠,后來又降低,降到高小文化的。降到高小文化的就夠了,當時是將近一千人吧。因為什么呢?全國我們算了算,按照那個基礎處理研究小組的那個造孔進度,需要九十多臺沖擊鉆機,那時候,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當時這96臺鉆機,光水電部還不行啊,國務院辦公廳下令,從全國各地往密云水庫調。再加上培訓,當時我就負責給這些從民工抽上來的人,專門講泥漿,泥漿泵,泥漿攪拌機。還有的沖擊鉆的老師傅,給他講沖擊鉆機怎么操作,他們畢竟有高小文化、初中文化,學起來還是比較快。再加上實際操作,這樣很快就能頂上了。96臺鉆機就一字排開,非常雄偉壯觀。

      那邊還有灌漿帷幕,那有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研究的砂卵石地基的水泥灌漿,梅花型布置孔,灌三排孔,來形成一個很厚的黏土水泥漿的帷幕,我們叫帷幕,它那不叫防滲墻。二百多米是帷幕灌漿,剩下的將近整個七百米吧,是混凝土防滲墻。灌漿的上邊的十米(十五米)也是用的混凝土防滲墻,因為上邊十米(十五米)它起不了壓力,它灌漿就灌的不遠,為了保證這個質量,帷幕灌漿這一段上邊的十米(十五米),還打了混凝土防滲墻。另外混凝土防滲墻和灌漿帷幕還有個搭接,搭接也是十米,就是混凝土防滲墻插在灌漿帷幕里面搭接十米,這樣這個水流就得繞過來了。整個這個地下大壩是由混凝土防滲墻和灌漿帷幕組成的。這樣到1960年的5月底,就全線完工了。

      多么艱辛的建設歷程,成功的背后有太多人默默付出。水庫大壩建成不但速度驚人且質量可靠,這是那些專業人士精益求精、科學施工的結果。

      陶景良

      從總指揮部到基礎處理指揮部,到我們這些技術干部,都非常重視質量,不是說光搶進度而忽視質量。

      我舉兩個例子,第一個就是打到基巖了,得有地質員鑒定。地質組有好幾個地質值班員,三班倒,哪個機組說我打到基巖了,由這個地質值班員來進行鑒定。為什么有這個差別呢?因為砂卵石里面有些巖性,和基巖的巖性是一致的,你萬一打到是一個孤石呢,不是基巖呢?地質員的作用非常大。有個地質員叫廖長根,他鑒定完了之后,這個機組沒到基巖??墒菣C長他就說,我到基巖了,我就不打了。他就讓混凝土隊來澆混凝土。結果這個廖長根就抱著那個鉆頭不讓下,說你下把我下進去。后來基礎處理指揮部陳賡儀同志了解到這個情況以后,表揚廖長根,學習他這種對質量精益求精的精神,這是一個例子。

      再一個例子是個女同志,她是泥漿化驗員,就是那個泥漿里面有多少含沙量,黏度這些指標她負責化驗。澆混凝土之前要清孔,把造孔泥漿,含沙量大的泥漿都給換掉,換成好泥漿。這樣便于這個混凝土澆的時候頂托力就沒那么大。機組清孔沒合格,她通過檢查,你這不合格,你還得清。機組說我合格了,我不再清了,要清你來清。結果她就抱住那個抽筒,你必須得清。結果抱住抽筒還沒抱牢,那上面都有泥漿、滑,一下就掉到槽孔里了,就這個女同志,叫王月英。那當然趕快工人師傅趕快把她從槽孔里邊打撈出來了。這就說明重視質量,那時候雖然說追求進度,但是在密云水庫,從總指揮部到基礎處理指揮部,非常重視質量。

      我想重點突出的一點什么呢?密云水庫孕育了我國基礎處理專業隊伍,這個事兒要懷念我們敬愛的周總理。1960年3月,周總理陪同尼泊爾首相柯伊拉臘參觀密云水庫。當他看到90多臺沖擊鉆一字排開,70多臺巖心鉆梅花型布置,在大壩的下游、上游的坡角形成那么一個威武雄壯的機械化的施工陣,他也非常震憾,他就問這是干什么的。當時水庫領導就給他說,這是為了攻克44米厚的砂卵石覆蓋層,要修防滲墻和防滲的灌漿帷幕。周總理一聽說,非常好,這支機械化的施工隊伍,一定要保留下來,他對水電部和北京市的領導囑咐說。結果我們1960年5月份完工以后,遵照周總理的指示,各單位都在下放,都在精簡,我們這個單位不但保留下來了,還成長壯大,成為1200人的基礎處理工程總隊。然后1960年的11月份,國家科委就頒發給了密云水庫槽型孔混凝土防滲墻施工技術與工藝,國家創造發明特等獎。在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上,又獲得了全國科技進步獎,因此我想突出一點就是,密云水庫孕育了我國基礎處理專業隊伍,靠的什么?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開拓創新,就這十二個字。那是真是創新,那沒有什么參考材料,就是自己就那么往前一個勁兒的干。通過調查研究,通過集思廣益來創新。

      陶景良

      最大的感想就兩條,第一條,為兩年又研究基礎處理,又孕育出來基礎處理專業隊伍,又兩年建成密云水庫,感到自豪、驕傲,這是一個感想。第二個感想,我非常懷念在密云水庫共同戰斗過的老領導、老戰友,現在恐怕大部分都去世了,非常懷念他們。

      陶景良的感想,一個是驕傲、一個是懷念。其實每一位水庫建設者一定會驕傲,因為曾經的付出換來了國家重大水利工程的竣工并造福于民。同時一定會懷念,多少個日夜一起手推肩抗、多少回共同探討施工方案、多少次成功之后喜極而泣。我們為有這樣的水庫建設者驕傲,你們的豐功偉績我們永遠銘記心中。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