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清華高材生與技術學員的一致匠心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27 14:12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十一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何成旆、楊品芳。聽他們講述清華高材生與技術學員的故事。

      白河隧洞開挖圖繪制者何成旆的“芳華”

      時間回到1958年4月,清華大學水利系畢業班的200多名同學在系副主任張光斗的帶領下積極投入到水庫設計中,大家冒著嚴寒酷暑、攻堅克難,解決了一個個技術難題。今年86歲的何成旆就是其中的一位,1958年9月作為設計代表組成員的他進駐密云水庫工地,參與白河隧洞的設計,白河隧洞的開挖圖就是由何成旆繪制的。

      何成旆

      我是1958年畢業的,一般大學畢業的時候都有總理親自跟畢業生講話。1958年8月份總理就到清華來了。他說,你們不是水利系的嘛,給你們一個任務,設計密云水庫。我們全班的任務就是搞密云水庫設計,我們是在學校里搞設計的,學校里有一個新水利館,四樓專門開辟出來給我們搞設計,我們成天成夜都在那干。

      1958年做地質,看看地質情況怎么樣,適不適合修水庫,地質不好,要怎么處理。當時密云水庫選了幾個壩址,不能光一個。我是負責南堿廠的組長。

      南堿廠上有個大縫直接通到下游。我說這樣不行的,就直接就否定了。后來選定了北堿廠,就是現在的潮河水庫。白河水庫是后來選的。當時只建潮河水庫,潮河、白河過去是兩個河,到密云縣下游再合起來,叫做潮白河。潮河到白河之間有一個高程,有一個埡口,是139高程。

      密云水庫的高程是160,這樣一來不能白河、潮河建到139就不建了。干脆白河一起上,還是歸設計?,F場搞設計,過去是沒有的。后來提出到現場去,我們是設計代表組。

      這叫做聯系實際??康刭|圖,它有的地質沒完全畫出來,你怎么辦,實際情況你知道了,心里才有底。所以還是要去,設計代表組還是需要的。我是第二批到的,1958年9月30號,到的密云水庫,到了密云水庫給我的是設計白河隧洞的任務。

      潮河也有個隧洞引水用的,白河隧洞是發電的。經過白河隧洞以后,水流下來就發電,白河隧洞的開挖圖是我出的。我們都是初出茅廬,硬著頭皮上。當時因為我們出稿,白天搞施工,跟我們要圖紙,我們就趕緊晚上畫圖,白天交出去。交出去馬上睡覺,睡覺以后沒多久,就有人來了說,你這個圖不對,讓我們重新畫。我們又重畫,畫了又交給他們。開始就不太適合實際情況,慢慢就熟悉了。

      當然我們也請了北京設計院的工程師來幫忙。就跟建房子一樣,必須先做地質工作,地質工作給我不同的斷面,每個斷面都必須給我。有的斷面可能襯砌要厚一點,有的地方襯砌可能要薄一點,不一樣。地質的好壞,也有數據,叫做牢固系數和彈性模量,我根據這個再查規范,然后再計算。計算出來以后畫圖,畫完圖以后請人幫我校核。計算也要校核,圖也要校核,對了之后再打印發出去。

      截面圖就是配鋼筋多少,厚度多少,他就根據我這個去做鋼筋,鋼筋做好了到洞里面去弄好。然后按照模板打混凝土。開始比較花時間,后來因為鋼筋變化也不是太大,熟悉了就快了。

      白河隧洞設計中面臨的問題很多:內外水壓的考量,還要綜合考慮地質情況與搶汛期的需要修改隧洞直徑,設計單位堅持質量,施工單位堅持速度,這給何成旆和同學們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何成旆

      要設計白河隧洞必須要考慮內水壓力。發電隧洞永遠是有壓的,它要一個水壓力,從水庫的水位到下游電站尾水,這么大的壓力,沖擊水輪機。如果上面沒有壓力,沒動能,水能就沒有了。所以這個隧洞發電永遠是有壓的。

      也得考慮外側壓力,一般我們初出茅廬,把外側壓力考慮的特別高,實際上是不行的。因為密云水庫就有這么一個隧洞,它有一段巖石,那不透水的,你澆了混凝土以后,它下面沒有外水壓力了,你怎么辦?那不是冒險了嗎?所以一般不考慮。

      當時密云的洞子是8米直徑,因為它那個巖石太差,所以改成6米。6米就是一直下去了,對于水流在冬天里的流速一般是有限制的,流的太快,能量消耗的太多,流得慢這才好。

      前面有閘門,把閘門一下,后面繼續施工。下游施工,負責的總工程師就是張光斗,張光斗也很緊張,每天晚上,特別是攔洪期間,必須跟周恩來總理匯報,而且周恩來下命令,你們都必須聽張光斗的,因為他是專家。當時是三家管,一個是北京市,還有河北省,還有一個水利部,但是主要是聽張光斗的。

      張光斗對質量要求比較高,有一段時間這個壩碾壓碾壓,要有一定的干幺洞。你都想不到這些土會達到2.8幾。我們一般的土拉過來都是1.6幾,必須達到2.8幾,這很難,所以有一段時間沒達到就上去了。張光斗說不行,返工。這個施工單位說怎么返工?可惜了我4000多方土啊。不行,必須返工。這個當然得請示總理了,聽張光斗的,就返工了。

      返工了當然施工單位很不高興,4000多方土。幸好返工了,要不然達不到要求,它就沉陷,密云水庫不就裂縫了嗎。

      所以北京密云水庫的質量都說很好,這很重要。施工單位要堅持速度,設計單位要堅持質量,這兩個矛盾怎么相處好,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

      我們是畢業以后設計的密云水庫,大型水庫就這一個,其他的就是小型水庫。我們北方的一個同學,改編過來的《水利建設者之歌》,叫做:“從黃河走到長江,我們一生走遍四方,遼闊的祖國萬里山河,都是我們的家鄉?!睂γ茉扑畮爝€是很有感情的,每每想到密云水庫,想到我的同學,真好。

      “遼闊的祖國萬里山河,都是我們的家鄉”。這首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系歌《水利建設者之歌》,正是在修建密云水庫時創作的。何成旆和當年的同學們用先進的設計理念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為密云水庫建設打下基石,讓我們向同何老一樣在密云水庫建設過程中奉獻智慧和熱血的建設者們致敬!

      楊品芳:“一股牛勁” 建地下長城

      密云水庫在1959年勝利攔洪后,迅速進入第二期工程。第二期工程的重點是大壩的基礎處理,為了防止大壩基礎部分滲水,利用烏卡斯沖擊鉆和圓形鉆打槽孔,用混凝土修筑地下大壩。1958年9月,不到20歲的楊品芳從河北薊縣來到密云水庫參加建設,先被分配在基礎工區學習,后來參與防滲墻造孔實驗項目,他和同事們潛心研究、參與建設的國內第一道槽孔型防滲墻,為密云水庫按期完工提供了重要的保障作用。下面我們就來聽聽楊品芳的講述。

      楊品芳

      我老家是薊縣的,1958年9月中旬從薊縣走到密云水庫參加修建水庫。當時密云水庫總指揮部從各個支隊抽調技術人員,就是學習員,學習技術的人員。當時有拖拉機團,有汽車團,有這個皮帶機團,還有我們基礎工區,當時我被分配到基礎工區。

      密云水庫,它底下滲水,滲了水大壩就不穩定,因為它是砂石壩,有的還是土壩,那更不行,必須打一道防滲墻。這道防滲墻插入基巖,把這個覆蓋層的造成孔,打成槽型孔,使混凝土澆上來,造成一個地下長城。當時我們管它叫地下長城,把水都給堵住了。我印象中這個共計造孔是27300多平米。墻插在基巖里頭,水就不漏了。地下基巖里頭有裂縫,裂縫怎么辦呢?再打基巖灌漿,使水泥漿把它灌上,堵上不讓漏水,我們基礎主要是做這個工作。

      基礎工區開始的時候也組織學習,我就到培訓辦公室。開始翻印當時是蘇聯的烏卡斯,咱們國家叫沖擊鉆,也叫磕頭機,是20型的。我就在培訓辦公室翻印一段那個烏卡斯的說明書。當時是刻蠟板,油印,給學員裝訂出來,一起學習。

      學鉆機,上鉆機也跟著操作。一開始老師不讓上鉆機的,就知道找油嘴加油,給機器天天拿油槍加油。爬桅桿天輪加油,一開始就干這個。后來一點點的,摸鋼絲繩,老師傅慢慢的教我們。而且鉆機哪兒壞了,他告訴我們怎么修,換什么件。

      后來想實驗什么呢?就是要打防滲墻,那時候還沒有這個概念。鉆機立起來,實驗的時候有個小“轱轆馬”,那“轱轆馬”有個小道,當中有一個卡的鋼絲繩,拉著鋼絲繩,結果這個實驗不成功。它本來應該打出來形成槽子,結果打成錐形的了,兩邊不能直上直下的打,這段地層大部分都是砂礫石。這個實驗不成功,后來就是汛期來了,我們到1959年就由庫里撤出來。

      撤出來繼續搞實驗,開始把鉆機橫過來了。橫著打,底下有“轱轆馬”,把鉆機擱在平臺上,有“轱轆馬”來回可以推這個鉆機。這樣打它就有垂直度,垂直度打出來的孔是比較直的。

      整個的防滲墻是80厘米厚的。我們在外面實驗也是80厘米鉆頭,十字鉆頭。一開始實驗的時候分主副孔,主孔打完了,劈這個再打副孔。你比如打下5米了,完了開始劈。那時候還沒有接沙斗,后來到施工的時候就發現,就往上這擱個接沙斗,把這個落下的這些石頭拎上來,這個實驗成功了。

      實驗是1959年上半年,下半年開始正式往庫里搬。在施工過程當中調動全國的鉆機設備,鉆探設備。當時國家一聲令下,有一機部、冶金部,建工部、水利部、設計院,北京隊的鑿井隊,北京設計院,山東隊月子口隊,東北的這個清河隊,還有上海設計院,三門峽隊。全線包括沖擊鉆造孔部分和灌漿部分,是6500多人。

      當時施工場面熱鬧的很,人山人海的。當時有個口號,“白天一片人,晚上一片燈”。

      從地面深入覆蓋層40公尺,直接和巖石相接,當時的建設者們都自豪地稱這座防滲墻為地下長城,可在當時,理想與現實總是充滿著距離,防滲墻剛開始修建便遇到了困難。

      楊品芳

      當時施工過程當中也很艱苦,學員多,都像我這類人,由農村來的。一個班有時候就那么一個老師傅。像巖鉆那邊他們老師傅多,沖擊鉆這邊像一大隊,基本上老師傅很少的,就我們年輕人干。也是摸索著干,一開始也遇到了不少困難。

      從技術角度上,主要是保持鉆機的垂直度,把孔要打圓,劈副孔要劈凈。正式施工是有接沙斗了,使接沙斗接。一劈下來,你要晚接一點,有時候埋里頭了。埋里頭就不好辦了,是拎不上來的。那怎么辦?還得重新打,使鉆頭把它打碎,之后使抽沙筒把它抽上來。這樣一點點的往下打,很艱苦的。

      像施工過程當中,這個機械事故出了之后,20型鉆機片頭軸折了,整個桅桿彎了,怎么辦呢?要放倒了再換,那棚子搭好了再放倒了非常難。

      后來上去人把天輪卸下來,那是真夠艱苦的,12米多的桅桿。

      兩個人立在桅桿上,就靠那個小縫,腳后面塞在那個縫里頭吃勁,這樣倆人才能把它搭起來,把那兩個天輪拖出來,完了再卸下來,底下換好了再把它裝上去。這個我印象深,那大風的時候非常冷,上去倆人那真是鼻子都凍白了。

      兩天輪有七八十斤重,不是小伙子你抬不動,安全要求也高。有時候站上頭腿凍得直打哆嗦,愣咬牙把它卸下來,再裝上。搶時間,進度不饒人。

      當時地質員堅持要抽上來的這個巖石,他要看這個巖樣,這個巖石抽上來之后我們使清水把它洗干凈,完了分析。我們認為到了基巖巖石了,因為摸著打得特別硬,跟打沙石層、其他的土層不一樣,能摸出來。所以我們說到底了,插入50公分了。他說沒到底,讓我們再打。在這種情況下容易產生矛盾,但是最后還得聽技術干部的。

      后來慢慢摸索,那時候人還真有個牛勁。每天開生產會,每天要過關,明天你要完成多少米,那機長天天過關,晚上過關。還開展勞動競賽,進程快的往桅桿上插紅旗。熱火朝天的,搞的還是不錯的。

      我們是挺嚴格的,學員都是把鋼絲繩,也沒手套,有時候三四個人一班把著,瞄著地層底下的變化情況。后來有一個把手,卡著鉆頭的,把這個鋼絲繩卡住,有個把手扶著跟著走。讓這個鉆頭轉,它一轉,孔不就打圓了嗎。一拎起來,之后落下它一轉,這不打圓了嗎。學員都是把鋼絲繩,手上都起了膙子。

      我們剛上鉆機的時候都當學徒,也沒有工作服,都穿自己的小棉襖。鉆鉆機,鉆的上桅桿那渾身上下全都是油。到后來1960年開始,一個鉆機有幾套服裝,上下班倒著穿,而且還是再生布的,很艱苦。最冷的時候都堅持工作。零下17度那天,我印象好像是停工了,全密云水庫停工,好像就停那么一次。那個時候我們都有一個愿望,就是要把這個壩搞好。

      1959年的11月7號開工,1960年的5月中旬號結束,整個全線就結束了。

      可以感受到,楊老回憶曾經參建密云水庫工程經歷時的自豪與驕傲。楊老說,回想當時之所以能成功攻克白河主壩壩基處理難題,離不開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的英明領導和深切關懷,靠的就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開拓創新的精神指引,在今天,這種精神依然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和激勵作用,鞭策我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建設更加美好的密云而奮斗。今天的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節目《足跡》就到這里,我們下期再見。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