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足跡 | 移民+建設者肖長鳳、三代水庫人羅連恒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04 19:39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二期節目今天如約而至,既是移民也是建設者的肖長鳳、一家三代服務水庫的羅連恒兩位老人講述他們的故事。

      讓熱血青春在水庫建設中綻放光彩

      肖長鳳既是水庫移民,也是建設者。六十多年前,為了修建密云水庫,他義無反顧離開故土,搬遷至河南寨鎮套里村。在修建水庫需要人力時,當時22歲的他又踴躍報名加入了民工施工隊伍,與幾十萬勞動人民一起,不求回報,揮灑汗水,帶著一腔熱血努力建設密云水庫,今天的足跡欄目我們首先來聽聽肖老的故事。

      肖長鳳

      在水庫的時候,我一去就給編制組織,我們被編到六團一連四排,一個排是四個班,一個班十二個人,都按軍隊組織編制的,軍事化,走必須人站齊了。

      我是管政治的,布置任務得先做政治工作,這活怎么干,先動員然后排長帶著到工地,工具都是現成的,鋤锨鎬杖的,你該拿啥拿啥,你要推車有轱轆馬子,去了以后就鉆山洞子,打洞,頭里打洞后頭我們出渣,那個隧道整個是我們這一個團開的,打山洞都是風鉆,風壓機,電錘都是打完了之后出渣。

      打風鉆我也打過,開始我們是一個風鉆組,一個排出一個風鉆組,四個排四個組,三班倒,打完了之后打眼,打眼放炮崩,崩了出渣,剩下的人全都往外推渣子,開始都是人工往外挑,使小車推。最后深了開始安鐵軌,安轱轆馬子往外推,倆人一個車上下道就干這個,一氣把這個隧道打通,300米一個隧洞,從壩這邊一直順著山穿過去的,山洞子是兩頭打,打通以后回來整個擴開,在里頭就開始裝三米高鋼板那么厚的大鐵管子,這鐵管子后頭裝石頭,一個連的人力順著那頭往這頭堵,一個一個的往里裝石頭,都是不超過三十斤四十斤的河光石。洞子里頭鐵管子都得使大石頭填滿了,我們仰面往鐵管子上一躺,卸在門口外頭的石頭都是人工傳的,順身上滾過去的,往里扔,我們干了一個半月裝完的,三頓飯,后晌一頓粥,1960年那時候沒菜,有點白菜葉子往里一剁吧,不僅你一個工地這樣,全水庫都如此。最后一合,我們那高壓井更高,四十米的高壓井,順上頭開下去,一氣打到底,跟底下那個隧道通上。

      我們這個排是青年突擊隊叫移山突擊隊,我是排里的指導員,因為任務大要起到帶頭作用,石頭都是一點一點使大筐背上來的,最后點炮是我操作的,因為我干過炮工,我十七那年在南口做工就是打炮眼,知道下多長捻子,多長時間著完,多長時間響,那陣兒還不是使那個電的呢,后來改成電的了,這項工作存在危險性,我有經驗而且是指導員所以應該我來,我們連主要是負責這兩個工程,一個山洞,一個高壓井。

      密云水庫建成后,肖長鳳回到了村中,并且一直保持著修建水庫時的艱苦拼搏精神,他帶頭建設大棚,搞起種植業,所在村也在國家好政策幫扶下,成立種植合作社、改建溫室大棚,村民們越來越富裕,肖長鳳移民后的生活也越來越美好。

      羅連恒一家人的水庫情緣

      今年81歲的羅連恒,是原密云首都民兵師的隊員,參與建設密云水庫時他只有十八九歲,按照工作分工,他長期在隧洞內工作,風鉆工打洞、支護工支撐、炮工爆破、出渣工清除渣土……他們冒著塌方危險,互相鼓勁,誰也不喊苦,誰也不說難。水庫建成后,羅連恒的兒子、孫子也都相繼選擇了保護水庫的工作,下面我們來聽聽羅連恒老人的講述。

      羅連恒

      我那時候是第一批去的,先到橋子莊修路。路修完了回到家休息十三天,再去的密云水庫,頭一次是實習,第二次去便正式工作了。

      我被分到了密云支隊五團三連當支(護)工,負責修密云水庫打洞。一直到1963年,我又到潮河打洞子,此時我既擔任支(護)工,也擔任摟渣工??爝^春節了,我又到密云水庫大壩西頭發電站的泄水洞干活。負責打導洞。

      什么叫導洞呢,就是這個洞打二分之一,之后再擴大上面的洞。這兩個柱子有洞的寬,上頭一個橫梁,橫梁上頭鋪板子,用木板傳送木頭。怕往下塌砸著人,就又把洞擴大了。風鉆工打完了我們支(護)工上,支(護)工支完撐子以后,把上頭木頭都劃住了。巖石松動的我們都給劃住,劃住以后再打眼,打完眼爆破,這一下子就可三四米進去。四五米的支撐,基本上就是一米一撐,撐支到這個段子面上,支完了再打。

      這一個班打五米,支五架撐,三班倒。我們支(護)工是一個排,一共分三個班,一回上一個班。一個班大約得十三、四,十四、五個人。我們住的是工棚,全是集體宿舍。在北白巖的時候,房子是搭的架子,兩層席,上頭是油氈一鋪。睡的炕就在地上挖個水溝把土培上來。再一人給一把鐮刀,上山割黃米草,炕上墊上這草,鋪上席,就是我們睡覺的地方。沒有取暖條件,但是也不冷,就是睡覺的時候你擠我我擠你,晃來晃去。

      我們長時間在外工作,基本不回家,過春節都不回去。當時有一個口號:不想爹不想媽,修好水庫再回家。

      那會包餃子,我們一個班在一塊包餃子,有的會包,有的不會包。十多個人都使那大炕席,把這餃子兜著,抬到那食堂里頭去。到食堂里集體煮,煮完了弄個盆子端回來集體吃。吃完飯閑著,大家都年輕,都在一塊,還有文藝節目呢。

      1984年調回來以后我就當汽車司機,在密云水庫車班。我經常跟孩子說,你們趕上了好社會,趕上了好政策。退休后,我的兒子也接了我班,在水庫工作。孫子前幾年畢業了,學的水電水利專業,也分到了密云水庫。我時常囑咐他,你好好做貢獻,我們家祖孫三代都為密云水庫工作。

      正像羅連恒所說,他們祖孫三代為密云水庫的建設和保護做出了貢獻,同水庫結下深厚情緣,我們應該為這樣的家庭點贊。同時也要從自我做起,保水護水,為密云生態文明建設奉獻綿薄之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