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足跡 | 兩位懷柔建設者追憶工地生活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07 10:37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四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兩位懷柔建設者方淑芝、李德楊講述他們的故事,追憶工地生活。

      “全能”工人方淑芝   水庫建設顯身手

      這位老人叫方淑芝,60多年前,他積極響應號召從懷柔來到密云水庫建設工地,與20萬人民一起投身到水庫建設中,除了參加建設外,方淑芝還擔任過煤爐工,后又從“看車工”轉變為“修車工”,每天修車10—20輛。從開始建設到水庫建成,方淑芝沒有休過一天假。長期艱苦的工作環境和繁重的工作讓她落下了腿疾,今天的《足跡》欄目我們先聽一聽方淑芝的故事。

      方淑芝

      懷柔支隊花木蘭團都是女的,不僅有懷柔支隊,還有通縣、順義、周口店、大興支隊。大隊組織,從各生產隊挑人,我們響應號召就報名參加,我從去了以后,就一直在潮河主壩工地。

      一去的時候,那工棚還沒搭好,開始兩三宿就露天兒。后來搭上工棚了,就從地上鏟土,鏟了往兩邊一扔,這兩邊就睡人,這真是地當床,就睡那土上。冬天很冷,廁所在山尖上,離工棚很遠,回憶起來條件是挺艱苦的。

      剛開始是小單輪車推,用土筐往高一點的壩上挑,挑兩筐土也挺沉的。后來,就是用皮帶機和雙輪車了,更高的地方,用火車往壩底下運料。

      到冬天冷了的時候,我就負責看爐子、生爐子保證取暖。工棚一個屋就睡五十多人,晚上我不睡,該填煤填煤,看著別中煤氣。為了能讓大伙好好睡,我就不能讓這火滅了,火滅了那就更冷啊。哪兒透風,哪兒留風口,糊風斗,都是我的事。白天他們都上班了,我能睡會兒。

      等冬天過了不看爐子了,就讓我下去看車了。下了班,這車往那一撂,好的擱那立上,不好的就擱一邊趴著。后來我看著人家那修車怎么修,我也心靈,看了幾回,我就會修了。會修之后我就把他們下班撂下的破車給修好了,立在那。

      我把車修好了,上班他們拉起車就走,提高了生產。數量一提高,連長就找原因,所以他就問我“你在這看車,趴著的那壞車你都給弄哪兒去了?”我說“那你就說這個總車數夠不夠得了?總車數要夠,我就沒給你看丟?!彼f不是,咱們這陣子老是提前完成任務,我找找原因。

      我說那這原因我就能給你。下班放這兒的破車,我給修好了。一上班來,把這個車拉起就走,這樣不就能高效率完成任務嘛。打這兒以后,就不讓我看車,讓我去修車了。

      你看那個雙輪車,上頭那個大車斗子裝滿了,還坐三個大筐,這是什么分量,車怎么能不廢呀?稍微有點七扭八歪的,那車轱轆帶子就壞了,我先補帶子,然后把車轱轆修好擱上帶子,再打上氣安車上,這就能用了。

      方淑芝推過土,挑過筐,當過煤爐工,又從“看車工”轉變為“修車工”,她還做的得心應手,游刃有余。眼看著這一輛輛曾經“罷工”車,又重新“奮戰”在工地上,工人們能繼續按時完成任務,方淑芝也樂在心里。

      方淑芝

      一天平均修不止十輛二十輛的,都抓緊時間修,要不你的車壞了,上班就著急,因為任務重,車壞了耽誤時間,這一班,你得完成多少趟,這多少趟就合多少方土。有一個人管發給你牌,你來一趟給一個牌,到你下班了,把這個牌往組里一交,你完沒完成任務,他就給你記上了。如果車壞了修不上,這一班你老待著,就沒完成任務,你也著急。我也恨不得一時把所有壞車都給修好了,大家都能高效率完成任務,水庫就能早修好。

      為了早完成任務,到七一必須得攔洪,所以需要再加勁,多干活。二十四小時就吃飯是個空閑,困的人推著車都合著眼往那電線桿子撞了,合著眼還說“對不起對不起”,以為跟人撞了呢。干的多了,車就愛壞,車一壞,我這兒活兒就更多,修的車越多我越覺得自豪。

      從一去修水庫,我就一直沒休過假,過年都是在水庫過的,吃頓餃子就叫過年了。五十多人早晨起來上伙房領面,餡切現成的,領回來包。案板和搟面杖是干木匠的張師傅現做的,那時候吃一次餃子很難得。

      在那時,能在工地和大家圍在一起吃頓餃子,是方淑芝最開心的事,仿佛能讓長期的疲憊都煙消云散。短暫的放松,是為了更好地前進,第二天大家就立馬奔赴工地的各個角落,迅速投入到這場“戰斗”中。他們用自己的奮斗,寫下了令人致敬的工作業績,既是當年工地的學習榜樣,更是我們這一代人學習看齊的模范。

      李德楊:工地上的“鐵人”  工友們的榜樣

      這位老人叫李德楊,同樣是一位來自懷柔的密云水庫建設者,1958年8月18日,李德楊背著行囊到密云水庫工地,參與水庫建設。作為年輕人,他干活非常拼命,從不喊苦,看著水庫大壩一天天高起來,他樂在其中。下面我們就跟李德楊一起回憶那段水庫建設的激情歲月。

      李德楊

      那年我19,1958年8月18號在懷柔四團一連是走著去的,背著行李(鋪的蓋的),開始我記得是黑天,走一宿,過了密云北邊才亮天。那陣兒有組織,有公社,一個村去多少人,誰去誰不去都由組織決定,派到自個兒頭上就得去。

      剛到那,住在用炕席鋪的野地上,拿炕席一卷,就在那里睡覺,第二天就搭工棚。在北堿廠搭了四五天工棚,住下就是修那個壩根兒的時候清基。清基把表面浮土鏟一邊去推走。等著那基清好的時候,往上拉砂石料。

      我們在潮河工作,奔著潮河那個160高程干。離水庫那有三四里地,第一天剛去活輕省點,再后來就一天一天的就重了。

      一趟裝一分,一天得六七方,一個班就得拉六七十趟。那時勤雜人員都得上,年輕地干活快就多分點任務,多拉兩趟,剩下年齡大的沒有車就抬筐。

      吃的是大米白面或者玉米面窩頭,一天三頓。地里干活,放風鉆,成天待在工地,大師傅做飯往那送,管飽。吃完飯在當院站著開會,開會布置第二天的任務,就是一天頂一天累。為什么說這么累呀?計劃多少日子,必須得攔住洪,任務分到連里,連里分到排里,排里再分到個人。到個人就是一天你裝多少東西,拉多少趟。沙坑離那最遠的有五里地,往壩上拉。從夜里十二點到白天十二點,十二個小時你要完成任務,到點就回去了。你要完不成任務呢,得加班再干倆小時,完成任務了再下班,每天都如此。

      汛期以前,就睡兩仨小時的覺。剩下的都得趕這個任務,不然到時候攔不住水不行。為了快點拉車都是小跑,陰天下雨都得去,沒腳面深的水也得去上班。那時沒有什么想法,就覺得完成任務多干就是光榮,今兒你要完成五方,我就要完成六方。

      那時干得好的可以到水庫里坐一回兩路(水陸兩棲)汽車在水庫里面走一遭,還到指揮部吃了飯。心里挺高興的,領導還想著咱們,看著大壩建起來了高興。

      長期繁重的工作,雖然很苦,但李德楊感受更多的是自豪和驕傲。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密云水庫實現了“一年攔洪、兩年建成”的新中國水利建設奇跡,靠的是和李德楊一樣的20萬京津冀勞動者忘我的頑強拼搏、無私奉獻精神,這種精神將一代代傳承,并發揚光大。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