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移民后代王克林退出網箱養魚守護凈水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8-09 14:08

      今年9月1日是密云水庫建成60年紀念日,密云區融媒體中心在宜居密云微信公眾號上開設“尋找最美保水人”欄目。第十四期為您帶來《王克林:看60年發展變遷 移民后代的密云水庫情懷》。

      水庫移民后代王克林,祖輩搬離故土、一家多次轉產,他放棄個人利益積極響應號召,精心守護京城“大水盆”。這一庫凈水改變了王克林一家的命運,也成就著他們的新生活。

      王克林的父輩原住在老尖巖村,1958年修建水庫整村都被劃進了淹沒區范圍,一聲令下,全村人揮淚離故土,暫搬到北白巖村借住??吹靡姷乃畮?,揮不去的鄉愁,從此,鄉愁淹沒在了水底下。

      溪翁莊鎮尖巖村村民:王克林 

      我們那個老村就在兩座山中間大壩的西側,叫老后山。當時魚米之鄉,想吃魚吃魚、想抓蝦抓蝦,還可以種花生什么的,但是現在大部分都被淹沒了。

      對于1960年出生的王克林來說,庫水下的老家是陌生的,在他出生后的第二年,政府補助統一建新房,老尖巖村移民陸續搬到尖巖新村,在這里扎下根來。

      改革開放后,國家陸續出臺了政策鼓勵發展經濟。緊鄰水庫,村里的養魚能手不少,一些村民開始在水庫里用網箱養魚,水庫魚又嫩又香,銷路不錯。上世紀80年代,王克林隨村里人一起,加入了網箱養魚的大軍??克运?,生計拴在了水庫邊。

      溪翁莊鎮尖巖村村民:王克林

      2畝地網箱養魚,一個箱產量是4千斤左右,高峰期達到20多萬斤,產值70萬元左右。所以說網箱養魚規模大,給我們村創造的經濟收入也不低。

      網箱養魚成為了庫區移民的支柱產業,也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養魚事業正發展的風生水起,沒想到2002年的春天,一道政令改變了這條“致富路”——北京市政府決定依照“飲用水源基地不從事人工漁業生產”的國際慣例,限期取消密云水庫網箱養魚,徹底解決飼料沉積物及魚糞對水質的污染,凈化水庫地區的環境,保護首都飲用水源。水庫里53.3畝的網箱、65萬公斤的網箱魚全都得撤出。王克林看著網箱里的魚直心疼,但他明白,養魚確實對水源有污染。

      溪翁莊鎮尖巖村村民:王克林 

      政府又跟我們網箱養魚的村民共同商議為讓市民喝上一盆凈水,退出網箱養魚,撤出網箱。當時不太理解,政府給我們做好工作,響應黨的政策,保護好這盆凈水,所以就慢慢撤出了。

      就這樣,王克林告別了以漁為業的生計,另尋出路。去過社辦企業、干過小個體,后來辦起了村級洗澡浴池,生意紅火,收入可觀。后來政府統一修建“陽光浴池”,王克林又積極響應政策放棄了浴池開辦,再次做了貢獻,另謀生計。

      溪翁莊鎮尖巖村村民:王克林

      政府有很多優惠政策照顧我們,安排剩余勞動力,保水員、安全員等,都是傾向于我們移民的人。

      與此同時,鎮里開始打造“一村一品”特色民俗宴,尖巖村發展起了栗子宴,王克林一家也開起了民俗院。依托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緊鄰密云水庫這一優勢,曾經低收入的移民村吃上了“民俗飯”,走上了“致富路”。從開始的靠水吃水到現在的保水致富,以王克林為代表的水庫移民后代,轉產轉業,犧牲小我、顧全大局,只為換得密云水庫這一庫凈水。他們見證了密云生態保護思路的轉變,在不斷奮斗和摸索中,也靠自己的雙手實現了幸福生活。

      溪翁莊鎮尖巖村村民:王克林 

      我們現在發展民俗與保水有直接關系,可以吃旅游生態飯,建了尖巖村的民俗栗子宴,收入也是可觀的。所以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過的富裕。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