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原拆原建日子穩 新村建廠生活富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9-10 18:11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十七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李鳳全、魏成國,聽他們講述水庫移民搬遷中發生的故事。

      李鳳全:孤島移民 輾轉搬遷

      1974年前李鳳全所在水洼屯村位于庫中島,水庫漲水淹沒了“押寶地”,交通極度不便,就醫出行僅依靠一艘擺渡船。水庫移民二次搬遷不僅實行“原拆原建”政策,還解決了老百姓就業問題。下面我們就來聽聽李鳳全的講述。

      1974年以前,水洼屯跟西恒河坐落在一個島上。我們是1958年搬家搬到西田各莊公社。我們這點人1958年在這兒沒建房子,又搬上去。所以我們這兒水洼屯是28戶,西恒河是60多戶搬上去,它是屬于兩個自然村。水洼屯和西恒河分家,就是水洼屯和水洼屯分家,西恒河跟西恒河分家,然后我們水洼屯跟西恒河改叫紅光,這就改為溪翁莊公社管我們了。紅光是溪翁莊鄉黨委書記給起的。這個島就叫作紅光島。那會密云水庫水一撤了,島上大面積的土地就露出來了。山那邊是西恒河,山北邊就是我們水洼屯。他們實際上隔著一個山。水一漲,它就剩島了,四面環水。如果是水撤下去,我們就能從南邊出去。為什么1974年搬家?因為那陣兒水漲太大了,土地全給淹了。我那會兒還小,水消下去之后,大片的土地就都種上了莊稼。到莊稼長得快成熟沒成熟的時候,要漲水,老百姓全忙著在割谷,一邊割谷,這水漫過人,就漲得那么快。水就跟箭似的,嘩嘩就上來了。那會兒老百姓劃著船掰棒子。到冬天凍冰了,高粱成熟了,高粱穗在冰上頭,老百姓再去收割。水很深,棒子都是青棒子,拿回來就煮著吃。水漲大了就只能劃船了。水漲是有一定時間的,漲到一定程度就不漲了。水纏腰深了,不漲了,這莊稼下半截在水里泡著。玉米泡幾天就糟了,高粱不怕水。那會兒還愿意下來,尤其年輕的,都愿意下來。要在老家那邊住著,生病根本出不來。那會兒都人工劃船、擺渡。大隊就一條船。早晨,要想出去就是擺渡過去。有時候白天出來了晚上回不去,有風誰也不敢走。

      庫區押寶地幾乎全部被淹,紅光村成為庫內孤島,第二次搬遷,開始了。

      那會兒搬家都是原拆原建,你把島上房子拆了,使船運出來,然后再拉到這個地方建。人先下來,到這邊住。好比說拆我家,我們那邊的人就先下來,上這邊找處地方住。只能是上別人家住去,房子建完了之后再搬,再回來。它是原拆原建,那邊拆了把東西拉下來才能建,那邊拆不了,這邊就建不成。拆一家,人跟著東西下來,然后生產隊安排你吃、住,給你安排好了,就開始就給你建了。建差不多了,你能住了,就弄個大框,反正能住了,就不咋裝修。我們搬下來的時候就沒有裝修,就一個敞盒子,就集中搬進去了,就可以住了。一邊住著一邊再裝修。老家什么樣,到這兒給建還是什么樣的。就是房子這個高低是統一的,瓦是統一給改成紅色的,在老家那都是白瓦。那會兒很滿意,大部分都一樣,原來那會兒弄成那樣就相當不錯了。那會兒地有一部分是好的,一部分它不長莊稼。那會兒生產隊也窮,買化肥也沒有,就靠自然條件,那會兒還都是農家肥,個人家造糞,這個農家肥往地里拉。為啥后來都夠吃了呢?就是大包干以后,那會兒條件也好了,國家出化肥了,這回就行了。大包干以后,老種那點地肯定不行。那會兒就出去干活。一般的年輕的都出去打工去。家里這點地,下了班,下班早,回來就把這點地就管理了。我們鎮那會兒幾乎廠子就沒多少。九幾年那會兒就有一個照排廠,那是我們村個人的,那會兒我們大部分的女同志都在這個照排廠,就是這個照排廠解決了不少就業問題。

      李鳳全的移民故事,是眾多移民中的一個,為密云水庫這一盆凈水,移民們義無反顧,背井離鄉,以無私無畏的家國情懷,譜寫著水庫移民無悔詩篇。

      魏成國:故土難離做貢獻 移民政策得民心

      1974年密云水庫水位上漲,魏成國一家趕上了水庫第二次搬遷。來到新地方,他和老鄉們平整土地,黃土壓沙,農作物逐步增收。另外,搞副業,建工廠,老百姓生活水平得到顯著改善。下面我們就來聽聽他的故事。

      1974年那年,一到夏天,下雨要多一點,水庫要漲水。應該在156、157這個水位村莊就要淹了。莊禾屯整個被淹了,咱們縣里頭有一個政策,為了保證人民的生命財產,動員1974年二次搬家。搬遷的時候縣里給出車、出人力,讓咱們搬家。1974年,我是6月份搬下來的??h里根據你家情況多少,給你派了兩個,就說那時候叫55拖拉機。家里比較窮,也沒什么東西。那時候就是一個磚頭,一塊石頭,有時候擱老百姓那就算好的東西,這樣就是給倆拖拉機,拉點磚、糧食。再一個過去老人都講一個故土難離,他就不愿意搬。我們村最后有一個在我們單位跑業務的一個職工,他父親跑上去,就自個兒到那去生活。這水有二三十公分了,他還要在那,后來就去給他做思想工作。

      過去老人,都講究故土難離,但是年輕人也有年輕人的一種想法,移民搬遷機會多了,發展快。

      村里的這些老干部、老同志給村里付出了不少,他們的思想是比較先進的。國家那時候講保水富民,老百姓也沒啥怨言,直接搬下來。搬下來那時候都是屬于沙土地茅草,1975年到1976年,國家有一個農業學大寨,大平大整。大平大整就是黃土壓沙,那時候就是找一塊有黃土地的地方,一小車一小車把土地整個壓上10公分、20公分的黃土,把沙包全都齊平了。把土地整個都整平以后,就種點花生、小麥,打眼機井,這樣就能保住水了。所以這個莊稼它長得旺盛一點。那時候就是靠種地,1976年、1977年開始,成立一個建筑隊。建筑隊就是給外頭做工,村里就有副業收入了,收入一增加以后,村里有錢了。好比說干農活,今天有空了,你要參加這個建筑隊,干活掙的錢都歸村里,村里統一的把它分到這上頭,這樣老百姓就多分點錢。后來,從1979年開始籌備搞工業。就是我們村能不能建幾個廠。原來開始那會兒有修配廠,好比說您鋤锨鎬杖壞了,您可以上這兒焊焊來。想加工一個盒子,我可以給您造一個,過去那時候騾子、馬需要釘掌,這樣也能掙一份副業的收入。后來又發展做地毯廠,給國家外貿出口。村里頭陸續在八幾年建了幾個企業。企業那時候收入還都不錯,企業嘗到這個甜頭。到八幾年,那陣兒村里就有17個企業,年利潤在700萬左右,相當好了。大家伙兒掙的錢,給老百姓造福,再發展什么呢?跟莊禾屯安上有線電視,在村大隊樓頂上,可以收看各個省的電視節目。家里沒有電話的給安上電話,就是個人拿一部分,剩下給補貼。信息流通,跟外頭有溝通,發展經濟。1988年,我跟著去廣州、深圳、廈門視察,瞅人家怎么做。那時候好像是在咱們縣,賓陽屬于第一,莊禾屯基本上就屬于第二,發展是比較好的,為老百姓做事也比較多。2017年,國家為了密云水庫保水,制定了退耕還林的政策,有時候上邊的政策是好的,就是老百姓有時候不大理解。你一畝地國家給你栽上樹,還一年還給你1250塊錢,每增加一年,增加50塊錢,這樣就又富裕了,把樹一栽上,又擋住了沙塵暴。這個政策是好的,老百姓現在也響應了,大部分都已經退耕還林了,也享受到了政策的優惠。

      我是從2002年開始干企業,響應國家號召,就是集體財產轉制,把村里的企業買下來。買下來以后在這幾年生產當中,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至今訂單量一年比一年多。為了響應國家號召,提升環保意識,曬板都增加一個CTP,花了十幾萬投資。這樣就是把顯影液各方面都能回收。水再通過凈化器,保證能達到國家要求的二級水平,減少對土地的污染。再一個,為了空氣的凈化,凈化器大概投資了十幾萬,周邊老百姓能吸收新鮮的空氣,提高生活水平和保障身體健康。咱們響應國家號召,也算做出一點貢獻。

      魏成國的故事,讓我們體會到,密云人為了北京市民的水源安全,甘于奉獻,犧牲小家的幸福,離開故土。但開啟新生活后,他們不斷奮斗,靠自己的雙手,過上了好日子,我們衷心祝愿所有移民的生活越來越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