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親歷者講述密云水庫退養殖、關礦山的故事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9-18 09:08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二十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王克林、王春財,讓我們聽聽他們講述密云水庫退養殖、關礦山的故事。

      王克林:從靠水吃水到保水致富

      為保護密云水庫這盆凈水,他們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放棄了苦心經營且收入可觀的事業,退養殖、關礦山,轉產轉業,他們犧牲了小我、顧全了大局。首先我們來認識一下王克林,王克林是水庫移民后代,為了修建水庫,他的祖輩搬離了故土。為了保護水源,他又多次轉產轉業,下面我們來聽聽他的故事。

      王克林

      網箱建于1983年,總面積是2畝,60箱。網箱養魚場總產量應該是30萬斤。1斤是4塊錢,當時作為我們村的一個主導企業,人員是10個人左右。我是從1987年開始,那時候也就40左右歲,干了六七年。每天喂魚是五至六遍,挺辛苦的。一開始我們是自己從家帶飯,然后開始喂魚,到最后是我們自己在那做飯,然后大家伙兒喂魚。喂魚是夜間24小時都得有人看守,也挺辛苦的。這個魚一般二斤半飼料長一斤成魚,一開始是二三兩的魚,到最后是翻十幾倍,達到三四斤,這就算成魚了。不管是黑夜白天,烈日炎炎,甚至下雨都得去喂。

      有一年的夏天,網箱養的時間長了,水質底下有雜物,投料下去之后產生一定的氨氣,需要把網箱整個遷移到另一個水面上。兩個人抱著一個網箱,往那邊運。那天又刮風,快運到河邊風比較大,靠近不了河邊,所以我們就得跳進水里緊跟著拽,拽到河邊上,這是記憶最深的。 還有一次是冬天,出魚的時候,天比較冷,在不注意的情況下,我從船上掉進水里了。我會水,但上來之后棉衣都濕了,但是也是堅持把這個魚出完了。

      一開始進料是本鎮的一個飼料廠,后來擴大養魚面積,北京京港飼料廠、友誼飼料廠等幾家飼料廠供應我們網箱養魚所用的飼料。我們村原來也有魚池,就是育魚苗,后來為了一條龍發展,又配備了飼料廠,等于是網箱養魚、魚池育魚苗、飼料廠,總共人數也就三四十人。飼料是靠自己配料,自己購原材料。

      王克林的父輩是從老尖巖村搬遷至北白巖村的,定居后,村民們開荒、修渠、種果樹……大伙靠著自己的努力謀生計。上世紀80年代,王克林加入了網箱養魚的大軍,后來發現水庫里養的魚又嫩又香,銷路還十分好,王克林不斷擴大規模。網箱養魚也成為了他們的支柱產業,也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

      王克林

      1990年左右產量是最好的,一開始是20幾箱,到最后發展到將近60箱。按照當時的收入這是可觀的,經濟價值將近100來萬。整個水庫網箱養魚基本也是占到上百畝了,水庫邊上基本能養的全部養了。網箱養魚的收入還是比干別的稍微高一點,按當時來說,這個收入還是可觀的,解決了家庭的經濟困難。后來政府為的是咱們密云水庫這盆凈水,需要我們退出網箱,當時我們村領導和我們漁場也就決定,把網箱養魚撤出。退出之前,村領導還有我們養魚人員也是挺痛心的。但是政府動員我們要撤出,為了北京市民喝上凈水,就得必須撤出網箱養魚。飼料喂的多,對水庫的水質肯定是有影響的,基本是在1992年左右,就逐步確定撤出了。

      一道政令改變了王克林的這條“致富路”,政府為徹底解決飼料沉積物及魚糞對水質的污染,凈化水庫地區的環境,保護首都飲用水源,決定取消密云水庫網箱養魚。王克林看著堆棄在家里的網箱直心疼,可是他也明白,養魚確實給水源造成了污染。

      王克林

      當時是挺不高興、不理解的。但是為了咱們北京市民喝上凈水,后來就理解、退出了。退出之后工作也不好找。政府跟大隊領導協調,給安排一定的工作。自己也搞點其他副業。那時候還是比較穩定的,收入不算太高,一個月最高掙過43塊多錢,那會在社辦企業當會計,工資還算是高的。后來也不太景氣,在九幾年申請辦個體戶,洗澡浴池,收入還是比較可觀的,一年能達到五六千塊錢。但是有一個新的政策,政府給建“陽光浴池”。所以我個人就只能放棄,自己找工作。社會、村辦、社辦企業,給找一些去處讓上班。所以說到現在也就平衡了。

      王克林放棄收入可觀的養漁業,舍棄了生意紅火的村級浴池,為了保護密云水庫這一盆凈水,做出了巨大犧牲。后來,鎮里開始打造“一村一品”特色民俗宴,王克林所在的尖巖村發展起了栗子宴,王克林也開了個民俗院。依托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緊鄰密云水庫這一優勢,曾經低收入的村民吃上了“民俗飯”,走上了“致富路”。從開始的靠水吃水到現在的保水致富,他們見證了密云生態保護思路的轉變,也靠自己的雙手實現了幸福生活。

      王春財:關停礦山 保護水源

      今年52歲的王春財是原北京建昌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黨總支副書記,自2018年接到為了保水要關停礦山的通知后,他一邊做好職工心理疏導,一邊為他們停產后的去向做打算。2019年,王春財頂住壓力,關停了一手創辦了25年的礦山,沒有抱怨、沒有猶豫,只為了守護好密云水庫。500多名職工也從當初的不理解到支持,全部自愿解除勞動合同,他們舍小家為大家的無私奉獻精神,也讓王春財很是感動。下面我們來聽聽他的講述。  

      王春財

      太師屯鎮這一帶,尤其是水庫周邊,鐵礦資源特別豐富,儲量能開采到三、五十年,要低壓開采,能開到七八十年,非常大的礦量。所以我們鎮申請在個陡嶺子投資開了一個鐵礦,大概投入了600萬。 投完之后要生產了,環保局等單位一看離水庫太近,影響水質,要求搬遷。101國道以內算水庫的一級圈,101國道以外算二級圈,必須在101國道以外選址,建鐵礦。建昌礦業是1994年的3月份開始籌建,1995年3月份,一年時間開始正常生產。到2003年的時候,改制算國有企業了,陸續地就開始搞生態、搞綠色。采場采完礦石,趕緊就修成條田,覆土,栽樹,每年都得投入將近1000萬左右。

      到2010、2011年左右,我們就是國家級綠色礦山。水,我們都是循環用,從水源地抽出來的水,一直用,用到損耗、蒸發,一點排出沒有。為了不向穩庫排尾沙,我們建了尾沙車間,投入將近3000多萬。就是為了能夠生態綠色。有點揚塵我們就是想辦法給綠化過來,每年就像這類的投入,都在2000萬左右。

      那會兒我們想的是,既然搞綠色礦山,沒什么污染了,就可以不停了吧?但是到2017年,這種也不行,也有廢水或者廢物的排放,最后經專家論證,說這樣不行,必須得關停。所以我們在去年,2019年的11月11號早上八點,正式停機,全部停產。  

      每年投資幾千萬,建設國家級礦山,植樹造田修復礦坑,水資源循環利用,最大限度減少污染。本以為生態環境達標了,可以安心搞生產了,但還是接到了關閉礦山的通知。為此,王春財也苦惱過,放棄年收入2億以上的企業,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但他還是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并為職工做思想工作。

      王春財

      我們雖然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密云水庫要求的水質比這更高,所以我們只能犧牲我們的礦山,犧牲我們的這種行業,來保密云水庫這盆水。我們一年產鐵粉能產30萬噸左右,開出鐵礦石在100萬噸左右。年總收入能達到2億以上,利稅能達到六七千萬。為了保水,大家舍小家為大家。水庫上游關停的不止我們礦山,像養殖業、漁業、都已經關停了。我們密云人民付出了很多很多,這是真的。連采礦帶選礦,我們職工500多人,現在就算失業吧。一開始誰都不理解,從建礦一直到現在二十多年,一個是有感情,另一個已經拿這兒當家了。咱們通過做一年多的思想工作,慢慢的都理解了。但是到最后我們11號早上八點停機,12號開職工代表大會,通過職工分流安置方案。開完會讓他們學習三天,繼續理解,讓思想上一定要通過,最后大家很順利地全部簽訂自愿解除勞動合同,很順利。而且沒有什么上訪,這一點我們也非常感動,真得謝謝他們。為保密云這盆凈水,做出的貢獻確實不小。500多人都失業,現在安置的還沒安置多少,二十左右人。而且還是在我們國資委,還有礦山系統內部安排的。社會上招工這一塊,年前那會兒疫情沒發生之前,有六七個單位招收我們的職工,安置了有百十人吧。疫情開始后,這些單位就都不招收,都沒有落實?,F在虧欠職工這塊太大了。區委區政府一直沒放松,通過人保局,都在給我們尋找這些崗位,盡量解決。還有包括我們國資委,我們礦山公司內部,能招收的地方我們盡量都在想辦法,讓他們早點就業。

      為保護這盆凈水,王春財犧牲了苦心經營25年的礦山,雖有不舍,但區委區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以及500多名職工的理解和配合讓他很是欣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密云水庫為北京千千萬萬人提供了安全純凈的水源,守護好水庫的一泓清水是每個市民應盡的責任。我們應該向王春財和他的500多名職工以及為守護這一汪清水做出貢獻的一代又一代密云人民致敬!你們無私奉獻、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工作的標桿。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