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真學實干”研鉆機打孔 “荷槍實彈”打潮河隧洞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9-02 09:44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十三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張祥、金權,聽他們講述建設水庫的故事。

      張祥:建水庫免水害保家鄉安全

      這位老人叫張祥,1958年,年僅15歲的他,徒步從河北省三河縣走一天半到密云水庫參加建設。從一開始推砂石的體力活兒到后來鉆機打孔的技術活兒,張祥用心學,悉心做,在零下18度的工作環境下,堅持晝夜施工,多次率先完成任務,受到表揚。今天的《足跡》欄目我們一起聽聽張祥講述建設水庫的故事。

      張祥

      我是河北省三河縣人,現在叫三河市,那時候叫三河縣。那時候我的家鄉,十年九澇,要受到潮白河的洪水淹沒。我們村一到這個時候,莊前頭一片,就是汪洋大海,全是水。十年也就有一年沒有水災,剩下都是受災比較嚴重,年年農民都是吃不飽,沒有糧食。那時候國家要修建這密云水庫,當時我正好在家,生產隊長說你去吧。那時候我剛虛歲十六歲,周歲剛十五。我媽就找那個隊長說,這還是個孩子,對我出來也不放心。我當時就沒考慮什么歲數小,反正讓去就去唄,結果就參加修建密云水庫了。

      跟著大人們走來的,我們家離密云水庫將近兩百里地,走過來是一天半。我是1958年7月份來的,來的比較早,那時候都還沒開工呢,修了兩個月鐵路。修通了以后,上哪兒呢?就是密云水庫里面很多移民,給移民搬家去。那時候是九月份,正是大秋,當地的老鄉就全顧著搬家了,我們給鋤花生、紅薯,摘栗子、棗,一開始就干了一個多月,還給種小麥,將近十一、十二月份才回到白河壩區。

      當時壩基已經清理好了,來了以后就推小車,推砂石料上大壩。干了將近半年,又去大壩前面,用小推車裝火車。

      1959年,給各個縣區要求,要一些比較年輕一點的,去基礎處理指揮部。當時我就分配到那里,分配給我們的師傅是中國給水排水設計院的幾位師傅,還有兩臺鉆機,我們就跟著師傅一塊施工,跟他們學習這個操作鉆機。師傅給講機械性能,怎么使,怎么換,在施工當中應該注意安全。我們上鉆機是兩臺鉆機,一臺是20型的一臺是22型的,在那施工。我們就跟著跟著師傅,學習怎么操作。這有幾個閘把,有幾個操作把,這個操作把管什么用,那個操作把起到什么作用,那時候別看沒有工作服,但是安全帽都有,每人一上班必須戴著安全帽。那時候安全帽是拿柳條編的,每人上班必須要戴著安全帽,到時候上去跟著師傅學習操作。

      我們一共在密云水庫施工了四個月,一個組搞一段。我們分了兩段,一個一期孔,一個二期孔。拿這兩臺鉆機先打這一期孔。這一個孔里面分主副孔,先打兩個主孔,再打副孔。這是老師講的施工次序,是打法。再一個打碎了,底下有那個碎渣,得需要拿抽沙筒把它抽出來。這個也得有技巧,不能高了也不能低了。經過肉眼看那個鋼絲繩,這機器轉上去多少,下來多少,一到底了,它鋼絲繩有感覺。一上來多高了,上下活動。但是抽沙筒里面有時候就滿了,那個鋼絲繩也有感覺。當時老師傅傳授經驗,自己也摸索,干得還比較快。四個月,一期槽孔我們是最早完成的。我們機組也得到了表揚。

      鉆機打孔不僅是體力活兒更是技術活兒。要認真學習,仔細研究,更要精確掌握工作方法,積累工作經驗。張祥和機組的同事們在實踐中摸索經驗,掌握專業技術。冬天穿著浸濕凍冰的棉鞋,冷了用蘆葦編的席子遮擋北風。雖然苦、雖然累,一想到水庫建好了,家鄉就能免受洪水災害,張祥就充滿動力。

      張祥

      當時我們就是為了干好,師傅叫干啥,就把這個干好。平常注意機械保養,該加油了,還得跟著師傅學,頭一次告訴你了,說哪天加油,多長時間。第二次一接班,一來了先維護這個鉆機,哪兒該加油了,瞅瞅螺絲松不松,緊一緊,先把鉆機維護好,再進行施工。

      那鉆頭老用,就有磨損,鉆頭得保證尺寸,才能保證鉆機打到深度。不進行補焊,鉆頭小了還卡鉆,直徑小了,達不到要求,人家驗孔要使80厘米的東西,就是鉆頭焊到80厘米下給你驗去。老不焊就下不去了,鉆頭必須還得補焊,記著哪一天都得焊。老師教,我們就得悉心的去做,鉆機手把這鋼絲繩,得自己感覺繩子長了還是短了,得打到最合適,進度才快,這很關鍵。那時候的確是沒有手套,用手扶著感覺鉆頭在里面轉不轉,到沒到底。如果當時不認真,進度肯定要落后。所以我經過這么一段工作,得出經驗就是干什么工作,認真最重要。我這一輩子干這個,就是認真。當時密云水庫冬季施工,最冷的時候零下18度。施工的場地,機器面朝北,人干活扶著鋼絲繩,有時候也面朝北呆著,操作鉆機很冷。冷就大伙兒想辦法,擋著一個蘆葦編的席子,擋上主要是為了擋風,沒風就暖和點。為了趕工期,就想出這種辦法來。因為我們是水泥活,得抱著大膠皮水管,這邊給送泵得手攥著沖。沖干凈了以后,拿鐵鍬把坑清出來。腳下去,當時就凍上冰了。尤其是夜間,滴水成冰,實際一下去鞋就濕了。零下18度,太冷了。冷也得在外頭凍著,因為鉆機在干活,機器轉著,人得看著,離不開人,那時候很辛苦。從密云水庫修完之后,我們家鄉到現在,一次沒鬧過水災,年年豐收。我那時候年輕,也沒多大貢獻,但是我為北京貢獻了力量,也為我家鄉貢獻了力量,我感到很自豪。

      水庫建好了,張祥的家鄉再也不用擔心洪水泛濫,而不僅僅是張祥的家鄉,還有更多的地區因為修建密云水庫而受益。這些受益地區的人民不會忘記那些無私奉獻、辛勤付出的水庫建設者,正是他們當年的拼搏奮斗,換來了群眾的安全。

      金權:技術革新效率高

      在修建密云水庫的大軍中,涌現出許多先進的人物和集體。由于帶隊學雷鋒表現突出,被授予“北京市先進生產者”稱號的金權就是其中之一。在京津冀20萬勞動者齊聚燕山腳下修建密云水庫的過程中,他又有怎樣的經歷,讓我們來聽聽金權的故事。

      白河大壩搶工期沒日沒夜,砂石料卸火車一個饅頭分三四次才能吃完,在齊腰深的結冰河水中挖白河廊道。創造了“小導段”和“打深孔”等施工方法加速隧洞通風排煙,提高工效,76天就打通274米潮河隧洞。

      金權

      1958年9月8號,我從家里背上一個被褥、一個枕頭,帶一把鐵锨。我們家離潮河工地30多里地,步行走到過去那個村叫黃各莊,住在民房家里,在那開始去就打潮河隧洞。干活干了十多天以后,一天我們集合,把年輕的往出挑,我也被挑出來了。組織一個為1958年天安門國慶游行民兵師——水庫民兵師。我就列為民兵,通過天安門檢閱。當時我們拿著一個步槍,上刺刀,全是系著白毛巾,穿著球鞋。游行回來以后,我們民兵連都是年輕小伙子,二十多個人組織一個突擊隊,開始打潮河隧洞。密云水庫的工程,密云縣民工去,全是啃硬骨頭。開山放炮,全是密云縣的人。跟挖黃土、推砂石料性質不一樣,開山放炮一個是活不不好干,一個是危險性。風鉆60斤,那陣兒抱著托著打這個孔。它一震動起來,硬推著往前走,它那個勁頭打出來的石頭粉末太嗆,滿身都是粉末。那時有布口罩,但布口罩不好使。剛放完炮有煙,人就頂煙上,放完炮了,第一個上去是檢查爆破情況,拿鐵鍬撬撬,哪崩裂了,哪還沒掉下來。第二個就測量洞子中心,往哪兒偏,高低。測量找出一個十字線來,找出一個中點來。一個工作面,有打眼打風鉆、裝炮、出砟這三個大環節。打孔就是風鉆打孔,石頭打一個孔,完了再往里裝藥爆炸。把石頭炸碎了,在地上再清走,使車推走,這么一個工序。得記時間,打風鉆用多少時間,打完風鉆裝炮多少時間,放完炮以后出砟,把石砟都出走,看多長時間,這都記錄。記錄說看誰用的時間少,進尺深,那時候都比賽這個。說三班倒,下了班有時候都不走。那陣兒叫搶工完成任務。你看我們去的路上,就現在穆家峪往上,全是大標語,那四個炕席寫大字,“十個月修好大水庫,為子孫后代造?!?。還有這個“不修好水庫不回家”,都這種豪言壯語。我記得從1958年去,到1960年的10月29號,這二年多,就沒有一天黑天睡覺,亮天起來。老是三班倒,苦干實干拼命干。

      那陣兒都寫保證書,決心書,挑戰書。挑戰書就是這個突擊隊跟另一個突擊隊提出挑戰,我要打這個隧洞進尺,要一班打進三米去,挑戰。他應戰了,我得打三米五,超過你,你超過我。都是這種干活比賽的勁頭。這種勞動熱情現在難以形容。

      工作條件雖然艱苦,但民工們勞動熱情高漲,相互比武,相互幫助,創造了“小導段”和“打深孔”等創新施工方法,提高工作效率。

      金權

      打山洞放炮,那個沒打通之前,放炮的濃煙,鼓風機也排不出那么多來,嗆得慌。那個煙的濃度到啥程度?燈泡看不見燈光。為啥現在很多修過水庫的人得矽肺的,腰疼腿疼的干不了活了,年輕時候累壞了。那陣兒打山洞,當時大伙兒干活的時候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打小導段。山洞兩邊往中間打,打透了以后能通風,能排煙。先打一小段,這個洞假設直洞4米,在中間打一個1.5米一個,先打一個小個,打通了,能通風了,放炮這煙呼呼就走了。要不兩頭打氣,煙出不去,憋著,鼓風機也來得慢,這樣就解決這個問題。而且放炮以后底下不頂著了,一放炮嘩啦就下來了,放炮爆破、出砟都方便,提高工效好幾倍,這是咱們打風鉆的人開會想的主意。后來潮河隧洞都用上這個小導段的方法了,274米76天打通。

      這山洞打完以后,開挖那個進口,山挖通了,往水庫延伸,有一段叫明渠,那都是咱們縣女同志,叫穆桂英隊她們干這個活。我們是打山洞的人,后來提出挑戰,白天在打山洞,晚上加班去,跟女同志干活。修密云水庫的女同志最多的是一個懷柔縣的花木蘭團,密云支隊的一個穆桂英隊。三班倒,成天干,那是好幾年。那女民工更艱苦,那年代是比較艱苦。一個女同志,跟男同志生理不一樣,同樣的條件,男同志能忍受,女同志得病。女同志那陣兒也沒啥水鞋,就布鞋,濕透了,大溝往上抬、背筐,往下流泥湯子,連棉褲后脊都濕的。當時人吃的也簡單,窩頭咸菜,這是主食,十天八天吃一頓饅頭。住的是工棚,開始我們住的是民房,后來都住搭的工棚。工棚一層葦簾,一層油氈一層炕席,共三層。地上挖一米深一個槽,挖出土炕來,兩邊都睡人,中間一米寬一個過道。這個工棚睡五六十口子,頭對頭。后來潮河隧洞打通了,密云支隊就往白河搬家了。過年臘月二十九的晚上,走一夜。推雙輪車,帶著鋪蓋卷,帶著鐵锨、鎬、大筐、扁擔,仨人一輛雙輪車,走一宿。在白河過的三十、初一。三十那天肉隨便吃,大米飯、饅頭,還有一盤豆腐絲跟白菜絲涼拌的,晚上放三天假。初一包頓餃子,民工自編自演節目,放電影。那陣兒文藝生活,看場電影算不賴了,完了就打白河隧洞了。正月初四五就上班了,這洞子又大,比潮河隧洞大,任務緊張。提出來是汛期必須放水,大壩漲起來了,隧洞打不通,水怎么出去?把壩沖跑了。當時就那么一個緊急任務,在汛期之前必須打通這個隧洞。這個洞子深,煙不好排出來,煙排不出來人進不去,干不了活,也是干活的人提出來“打深孔”。打深孔,由一米五變成兩米,兩個循環能代替三個循環。你打兩米,兩次四米,那一米五呢,你打三次四米五,這么著就減少一次放炮排煙時間,少放一次炮,少放一次炮就排煙時間沒了。也是干活的人想出來的主意,這都是勞動人民的經驗。那陣兒大壩的任務更緊急,提出來“水漲一寸,壩漲一尺”。與時間賽跑,上大壩的那民工,頂著大雨干活。那陣兒沒黑沒白,都十二小時,睡覺沒幾個小時。卸火車,砂石料拉火車,由西智裝火車往大壩根底下送。

      我聽主管工作的人說,挖白河廊道是1958年初冬,那民工全是齊腰深的水,都有冰塊了,拿鐵锨往出撈。秦皇島昌黎的民工,好幾百人在水里泡著干活。那初冬了,都有小冰塊了。

      1960年國家主要領導人習仲勛來水庫視察指導工作,他提出解放思想、大搞技術革新。廣大民工都行動起來,深思苦想,群策群力,海闊天空的想,無孔不入的試,這樣形成了很多技術革新東西。過去食堂拉風匣做飯,后來弄個土鼓風機,騎自行車來回蹬,往這兒一靠,就不用拉風匣了,吹風還省煤,做飯還快。還有推土機和皮帶機結合,解決了砂石料問題。一層一層的推土機推到這皮帶機槽里頭,皮帶機運上去,運到高處,搭一個架子,四層篩子,篩出大石頭子、中石頭子、細小石頭子,沙子,分開四層,這樣就提高工效,節省人力,這是習仲勛來了以后響應他號召,大家動起來了,就是這些成果。趕到1960年好像五一吧,水庫就大部分完工了。周總理定的,不受益的先走,半受益的后走,滿受益的最后走。不受益的就秦皇島、北戴河、昌黎先走。后走的是寶坻、武清、霸縣的這是半受益的,北京市的最后走。那十二點鐘的火車,武清縣的民工,十點鐘還干活呢,廊道護坡,建設護坡,不完成任務不回家。

      不完成任務不回家,全國一盤棋,勞動者相應號召,團結協作,詮釋了密云水庫精神。

      金權

      概括起來密云水庫的精神就是,艱苦奮斗、自力更生,二十萬勞動者苦干兩年勞動結晶。密云水庫沒啥洋東西,沒靠外國人,自力更生。窩頭咸菜、鐵鍬、小車、扁擔、抬筐,二十萬人苦干兩年,這勞動結晶,這是大壩把水截住了。接著這些年可不是,北京吃水,原來澆地,往下游澆地,養魚,防洪,大壩修好了水不發洪水,下游不挨沖了,這保證人民生命安全,這都已經都做到了。我從1958年9月上密云水庫建設,一直到退休,都在密云水庫,開山方,挖黃土,沒坐辦公室,老是這個活。1963年。我是一個生產班組長,二十多人,帶領大家學雷鋒,多干好干。那陣兒各種工程、零碎工程,水庫建廠,挖那基坑往深里做,放炮、打眼、出砟,打混凝土,表現突出,我被授予北京市先進生產者稱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