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

      水庫移民于樂泉、王守田移出故土 、移進幸福生活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9-09 14:13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十六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于樂泉和王守田,為您講述兩位移民靠勤勞雙手過上幸福生活的故事。

      水庫移民于樂泉 無私奉獻舉家遷

      60年前,20萬水庫建設者們艱苦奮斗、奮勇拼搏、艱辛付出,建成了密云水庫,令人贊嘆。然而,為修建密云水庫,還有一群人同樣值得敬佩,那就是移民。當年7萬多庫區移民無私奉獻,舍小家為大家,遠離故土,密云水庫的建成有著他們濃墨重彩的一筆。下面我們來聽聽水庫移民于樂泉講述當初移民時的故事。

      1957年,我正上小學三年級,北沈莊做動員工作準備遷民,小學取消。然后我到小營鄉又上了三個月小學,后來小營村也在動員遷民。等我回到家里聽到我爺爺說,北沈莊村搬到劉林池。一聽到這個事兒我爺爺特別犯愁,說我們那個地方都是平原,都是黃土地,種莊稼特別愛長。所以說水庫的人都淚汪汪的,舍不得這片土地,故土難離,都不愿意搬。

      1958年的春季就開始搬家。在搬家的時候,運輸條件有限,挺好的板柜沒人給你運,給你一個車,撿著需用的東西弄走,盆盆罐罐、大缸等亂七八糟的全部扔掉。那時候我家得八九口子人,我的爺爺奶奶、父親母親,兩個兄弟大家一起住在那兩間房里,爺爺奶奶住在西屋,我母親我們都住在東屋。那陣兒房子也比較緊張,我們準備蓋房,蓋六間,磚瓦、木料全部買了。

      草木情深,故土難離,始終是千百年來積淀在中國百姓心中的情節。但修建水庫是國家大計,為此庫區兒女還是義無反顧的揮別家園,離開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

      1958年的后半年,我父親他們下來,1959年在劉莊參加集體勞動種菜,主要的農產品就是菜,參加勞動可以掙工分。吃的是食堂,棒糊子磨成淀粉,里面擱點玉米面,吃著都喇嘴,喝的是菜粥,都是集體種的菜,到秋天的時候把白菜砍下來,好的賣掉,不好的儲存到庫里,在大庫里面晾成干。我們家人口多點,我媽鋸掉一個大葫蘆的頭,把里頭籽掏出來,用來去打粥。

      到1961年前半年,食堂基本就垮了,糧食分配到各戶自己做飯,在那個時候老人家就覺得在這兒太夠嗆了,說庫區里頭大片的土地,水還沒漲上來呢,那可以回去刨刨土種點莊稼。我爺爺和岳父他們就跑到北京市請示這些問題。說我們是不是回去,到家里面種種地可以解決口糧問題??h委也一直考慮這個問題說可以,你們可以組織一部分戶先回到你們老家去,可以解決這些基本問題,那時候我已經初中畢業了。他們請示下來以后,1961年的冬季,我們就跑到水泉村的原址,山盆上,那是國家給投資建的房子,我們搬了過去。

      我畢業回村以后當了會計,出納、保管員。有時候跟著勞動力到外搞搞副業,晚上抽空回來算算賬。到1973年,那時候水比較大,1974年的春天縣委指示我們搬家搬到這兒來。讓我當建房保管員,就是安排安排房基地,管管材料,木料磚瓦運輸問題等,我們三個人一個班子建了很多房子。

      只帶新思想,少帶舊家具。當時只有12歲的于樂泉跟隨家人經過三次輾轉,最后定居在十里堡鎮水泉村。幾十年來,各級黨委、政府關心關注水庫移民的生產生活情況,也讓于樂泉感受到了溫暖和關懷,這也正是移民及其后代能夠真正融入新生活的心理基礎和社會基礎。

      曾經舍小家為大家 如今生活好日子富

      這位老人叫王守田,也是眾多水庫移民之一,1958年,當庫區移民開始搬遷時,王守田一家也坐著一輛馬車,帶著簡單的家當,離開了故土。從開始的住在順義區賈山村,跟著生產隊吃食堂,到后來的安居河南寨鎮釣魚臺村,帶領村民開墾茅草灘,改良土壤,種植糧食。王守田用自己雙手實現了幸福生活。

      1958年開始搬遷的,我們就在潮河的西岸,出門口不遠就是潮河。那陣兒潮河洪水泛濫,好多家庭挨著河,矮一點的家里邊都漫上水來了,上游有牲畜被沖下來在河里頭淹死了。我們村里頭房子蓋在半山坡上,街道也比較傾斜,就醫、購物,就是咱們平常說的趕集買點東西什么的得出去十里多,特別是這個就醫,村里面人要是有個什么頭疼腦熱的,或者是一些常見病,嚴重的走不了路的怎么辦?就把木頭房門摘下一扇來,兩個小伙子拴個繩子抬著,人躺在門板上去看病。

      在這個時候,國家提出要修建密云水庫。實際我們村是生活比較好一點的村,產糧的村,有稻田,也有旱田。一聽說搬家這個事兒以后,有很多特別是上歲數的人,故土難離,祖居多少年,幾輩人都在這個地方生活??墒悄顷噧河捎诔焙铀簽E,家里邊再好,也得舍小家顧大家。所以1958年我們響應國家號召就搬下來了,再不舍也得服從大局。

      搬遷之前,王守田所在的村莊還算富裕,好多鄉親們不愿離開這片故土,內心有諸多不舍,但為了修建密云水庫這個國家大計,他們還是義無反顧的走上了移民之路。雖然苦,雖然累,但政府的幫助和關懷讓他們安心了許多。

      我們是1958年的陰歷臘月初八開始搬遷的,那陣兒就是每一戶給一輛馬車或者是牛車,上歲數老年人都發愁了,過去說窮家值萬貫,家里頭的東西都拉不上,你說一個牛車它能拉多少東西,還得坐人,好多東西都舍了。那陣兒哪有柏油路,都是沙土路,往前邁一步退半步,牲畜拉得特別費勁,走得特別慢。我們頭天晚上把車裝好了,夜里十二點開始從家走,一直到晚上吃晚飯時才到賈山村里面。國家也都給我們安排好了,你搬下來有多少戶,哪戶暫時在誰家居住。那陣兒正是吃食堂的時候,吃大鍋飯,我們就去賈山原來生產隊食堂打飯,吃住問題基本上就算都解決了。

      一直在賈山村生活了差不多兩年,到1960年我們就開始在現在這個地方建新農村。建新農村國家也給了一定的扶持政策,協助我們建房。實際我們建房那陣兒條件也挺艱苦的,你像就是原來老家那邊房子拆的那些木料,拉到這兒來用,沒有什么磚瓦灰沙石,我們勞動力就去山上打石頭、放炮崩石頭,然后用山石開始壘墻、建房。到1961年,國家開始給我們分一點土地,那陣兒生產隊吃集體食堂,國家給我們解決了生產生活問題。說起來就是,五八離故鄉,移至賈山莊,彈指一揮間,已過六十年。

      房子終于建好了,為進一步解決水庫移民的溫飽問題,政府給移民分配了土地,鼓勵大家開墾荒地,種植糧食。王守田和其他的年輕勞動力一起一锨一锨翻,一車一車拉,面朝黃土背朝天地辛勤耕作,終于改良了土壤,種上了莊家。

      我們村的村民都是善良、純樸、不怕困難的。一個村的土地,好些都不是真正的耕地,就是沙灘、草灘,我們都管它叫茅草灘。這茅草長得有膝蓋那么高,有茅草本就種不了莊稼。怎么辦?我們就發動男女勞力起早貪黑,用鐵锨一锨一锨的翻,翻出來以后把這茅草根撿出來,要不然它下一年還活。 年輕小伙子、姑娘還成立一個創業隊,一個是起高墊低,一個是黃土壓沙。從村東用單輪車推黃土,往村西地里邊推。那陣兒有個口號叫“車滿加三锨,小車跑得歡”,這是我們創業隊的口號。就這樣我們一點點的開墾,進行黃土壓沙,改良土壤。 因為土地都是荒灘,地力相當薄,種小麥,麥子長得不好,矮,最后怎么辦呢?由我們幾個年輕的,成立一個小組,小組的名就是“誰說雞毛不能上天”,就是千方百計的想辦法,多產糧食,多打糧食,全村我們這些青年,分為幾個小組,每天早晨起來一個人挑兩個桶去各家各戶斂尿盆去,然后往小麥田里頭灌,這樣一點點的,地力才開始好轉。

      經過三五年的發展,積肥壓肥。這個壓差不多有一米左右高的時候,每個生產隊都有一至兩個人,去各戶掏廁所,糞稀潑到地里,這樣造肥。那陣兒牲畜少,沒有那么多肥,等到快種麥子之前,勞力再把它翻過來,搗碎了,這樣一點點的把土質算改變了。另外就是一開始,像種麥子那陣兒,沒有現在收割機這種設備,全是拔麥子。拔麥子就連根拔起來,等到后來再發展一點就是用鐮刀割,用鐮刀割麥根留到地里面,然后再用犁把它翻過去,它也能頂一茬肥。像現在就是用收割機收的快,連秸稈都粉碎壓到地里邊了,所以一點點的發展,地力就壯起來了。

      你像拿我們現在這個村和過去老家的村比,那就沒法兒比了,我們家家都住的是新瓦房。院子整潔,全都硬化上了,進屋里頭亮堂,生活水平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人居環境治理,村容村貌全都變樣了。人也都健康長壽,六十歲往上的老人將近二百來人,我們總人口才五百多人。村里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擼起袖子加油干,凝心聚力奔小康、奔好生活。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多年過去,王守田和鄉親們的日子越來越好,幸福指數顯著提高??粗h境干凈整潔、道路平整寬敞的村莊,王守田的臉上透出了幸福的味道。王守田只是眾多水庫移民的一個縮影,60年過去,你們舍小家、顧大家,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奮發圖強奔小康的精神,也刻在了密云人民心里。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迅雷磁力链bt磁力天堂

        <bdo id="n6bfw"></bdo>

        1. <track id="n6bfw"><div id="n6bfw"><td id="n6bfw"></td></div></track>
        2. <bdo id="n6bfw"></bdo>